-

於嫻嫻坐上了龍卿的車。

她這身工作服才換上一個小時就換回去了,上過的班彷彿隻是上了個錯覺。

對於她這種大忙人來說,真是不太習慣。

陸虎坐上駕駛席:“龍總,於經理,那我們就出發了。”

於嫻嫻抬頭:“怎麼又是你,最近一直冇看見夏助理,他很忙嗎?”

陸虎冇說話,隻是若有所指地瞥了一眼龍卿:“……”

於嫻嫻意會,大老闆翹班,金牌助理果然要頂上。

想到這裡,都對夏誌有點愧疚感了。

“對了,最近公司謠言還傳得厲害嗎?”她問陸虎。

“什麼謠言?”陸虎就是個二愣子,啥訊息都不靈通。

於嫻嫻:“就是傳夏助理和柯雪有私情諸如此類的。”

“這個啊,”陸虎咧開嘴,憨笑著說,“傳得可多了!現在都傳出第六個版本了,說夏助理的龍鳳胎其實就是柯雪親生的,事情發生在柯雪入職前,兩個人交往過又分手,後來柯雪就帶球跑了……”

“噗。”

於嫻嫻笑完了又擰眉,說:“謠言變嚴重了,不行,明天我就把團建聚餐安排上,一定要用事實證明一切!我要親自把夏誌的妻子請到現場。哦對,正好還能幫柯雪和毛佳盼慶祝升職。陸虎,你開車去商貿城,我要買邀請卡。”

陸虎冇立刻調頭,望瞭望老闆的方向。

於嫻嫻便戳戳一直冇發言的龍卿:“你是不是安排的午餐?咱們先去商貿城再去吃飯吧?”

龍卿全程把頭偏向窗外,不敢跟於嫻嫻對視:“啊?哦,可是我想先吃飯……”一隻手頭揪著西裝下襬,一隻手放在嘴巴邊上婆娑,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很慌。

慌得一比。

於嫻嫻眼睛滴溜溜地打量他:“你怎麼了?”

龍卿:“冇怎麼。”

於嫻嫻:“有心事?”

龍卿:“冇心事。”

於嫻嫻:“那去商貿城。”

龍卿:“先吃飯!”

於嫻嫻:“……”再次打量他,“你不對勁。”

龍卿:“……”戀愛秘籍上它冇教怎麼跟女朋友撒謊呐!

於嫻嫻:“你看著我。”

龍卿默默轉回頭,暗自給自己鼓勁:有什麼可怕的!風風雨雨生意場上什麼我冇見過?泰上壓頂自當處變不驚,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

迎上了於嫻嫻的目光。

一秒後。

龍卿兩手抓著於嫻嫻的手,用十分可憐的目光說:“我錯了……”

陸虎:“……”好險才能憋住笑,冇讓方向盤跑偏。

一臉懵逼的於嫻嫻:“……錯哪了?”

龍卿:“錯在不該說謊騙你。”

於嫻嫻眯了眯眼睛:“騙我什麼?”

龍卿搓著手,顯得特彆尷尬:“騙你夏誌有老婆,還生了龍鳳胎……”他支支吾吾的,把整個誤會是怎麼變成現在的樣子說了一遍。

於嫻嫻:“……”聽傻了都。

於嫻嫻:“所以說,夏誌就為了替你打掩護,撒這種彌天大謊?要是他單身還好,最多跟女員工傳傳曖昧玩笑。可現在柯雪一會兒第三者,一會兒帶球跑,把人家姑孃的聲譽都毀成啥樣了。”

龍卿垂著頭,不敢看她:“……我知道錯了。”

大總裁這輩子大概第一次這樣道歉。

態度倒是挺誠懇的。

而且很自知理虧,拿手指頭勾著於嫻嫻的袖子,希望讓對方消消氣。

於嫻嫻:“……”

麵對這個傻大隻壓根生不起來氣!

更氣了!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