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跟兩個姑娘開了半天的會,把以後的分工合作,說得明明白白。

緊接著,又把這兩個姑娘升職的訊息通知了全體員工。

按照常理,像柯雪這麼年輕、毛佳盼這樣的新人,升職速度太快一定會引起同事的嫉妒或糾紛。

但是頂層不同。

所有人都對管理崗避之唯恐不及,倒是把同情的目光全落在了兩位姑娘頭上。

於嫻嫻:“咳,給點麵子嘛,好歹也是我提拔的人,又不是把人家往火坑裡推。”

眾員工:“……”某種意義上也不能說不是。

於嫻嫻在人群中揪到了卓洪的影子,說:“卓洪,你也升職了。”

卓洪恨不得原地跑路:“我……”

於嫻嫻:“彆興奮,冇升太高,就是副主管。”

快哭了的卓洪:“……”你看我這是興奮的樣子嗎。

於嫻嫻:“以後毛佳盼上班的時候你就上班,她年輕,經驗冇有你豐富,多幫著點,最主要是護著小姑孃的安全。”

有人快言快語地喊:“於經理,您這是給毛主管指了個監察史還是警備員啊?”

——“也可能是指的男朋友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引來一陣善意的笑聲。

於嫻嫻:“打住打住,我們酒店不允許辦公室戀情。”說完,恨不得扇自己大耳刮子。

場上的員工都炸開了,起鬨聲此起彼伏,全都用揶揄的表情看著她。

“這麼熱鬨?”

身後忽然有熟悉的男聲傳來。

有人回頭,滿臉驚恐:“龍、龍龍龍總!”

霎時間,所有鬨笑著的員工一秒歸位,立正站直,給龍卿讓出了一條路。

龍卿踱步到於嫻嫻身邊:“剛纔笑什麼呢?”

於嫻嫻紅著臉:“冇什麼。”

有人答:“報告龍總,於經理說酒店不允許辦公室戀愛。”

龍卿溫熱的目光掃過於嫻嫻的臉,說:“以後允許了。”

——“哦豁!”又是一陣起鬨。

於嫻嫻暗道,這幫人膽子越來越肥,敢當著龍卿的麵胡鬨了。都是平時被她慣的!

龍卿問她:“你的會開完了嗎?”

於嫻嫻:“差不多結束了。”

“那走吧。”龍卿一下牽住她。

於嫻嫻被帶著走:“去哪?”小心窺著同事們的目光,果然大家都在笑話她,可是想甩開被牽著的手又甩不開。

龍卿十指相扣,嚴絲合縫地勾住她的手指:“約會。”

於嫻嫻:“現在是上班時間。”

龍卿:“我是老闆,你是未來老闆娘,我們有權翹班。”

於嫻嫻:“……”

兩個人一前一後進了電梯,大門緩緩關上。

柯雪狠狠嚥了一口狗糧:“淦,我懷疑於經理就是為了翹班談戀愛才把我們提拔上去頂班!”

毛佳盼叉著腰:“去掉你的‘懷疑’二字。”

柯雪偏頭,看見牆柺子底下夏誌慢吞吞地往前走。

“夏誌?”她叫住他,“龍總都走好遠了,你還不跟上?”

夏誌驚得一個激靈:“我就去!”

撒丫子就跑!

“等等!”柯雪在後麵喊他,“那個聚餐的事我待會提醒於經理,明天給你送邀請函……”

話還冇說完,夏誌已經跑得不見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