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見兩個姑娘一唱一和地哭訴著:

——“頂層可不是人乾的活!”

——“賺那麼多錢,也得有命花,你不在這幾天我熬了四個通宵了救命!”

——“我不要升職加薪,我就要你回來在你手下做個不帶腦子的小羅羅。”

——“對,你指哪我打哪,絕不拖泥帶水!”

於嫻嫻瞪人:“……想得美!我還想放假呢!”

毛佳盼、柯雪都是一副天塌了的表情。

於嫻嫻:“嫌錢少?”

柯雪:“倒也不是。”

毛佳盼:“主要是這個頂層真的……”

於嫻嫻:“再翻一倍。”

兩個人打住了話茬。

於嫻嫻:“這是合約上的金額再翻一倍哦,等於在你們原本的薪水後麵隻見多畫了個零。乾不乾?”

好傢夥,兩個姑娘異口同聲:“乾!”

噗。

跟以前的自己太像了。

於嫻嫻笑著說:“放心,我也不是徹底撒手不管了,頂層的問題我會幫你們解決在前頭。”

柯雪:“什麼意思?”

於嫻嫻:“我會把預約客表拿過來,替你們做初級客戶篩選,把那種特彆危險、複雜的人排除在預約房客之外。”當然,用的是她看透劇本的金手指。

於嫻嫻:“此外,我會告訴你們一些應對客人的基礎法則。比如,從今天起,我們頂層的服務宗旨改了,不再是以客戶至上。”

兩個人都不解地望著她。

於嫻嫻:“其實你們在我離開的這幾天已經在做這件事了。柯雪在頂層待得更久,應該對頂層的特殊狀況有所思考吧?”

她望著柯雪,目不轉睛。

柯雪也不能再裝糊塗了,喃喃地說:“倒也冇思考太深,就是發現來我們頂層的客人都很奇葩,最終遇上於經理又全都被改造重新做人了。”至於為什麼於經理能對客人的背景瞭如指掌,她就不清楚了。

於嫻嫻:“你可以把我們頂層理解成一個很特彆的空間,在這裡,珠朗酒店的資源全是你們的靠山,能用的儘管用,還有警隊在後麵撐腰保障安全。你們要做的,就是把誤入歧途的、踏入火坑的、執迷不悟的人,一個個拉回來。在這個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得罪客人,甚至拿了客人的差評和投訴,所以我纔會說,我們不再以客人至上。”

正常來說,開酒店的什麼三教九流都會見識,酒店工作人員本不該插手客人的私事。可要是不知道也就算了,誰讓於嫻嫻偏偏有一雙看透劇情的眼睛。放任不管,不是她的風格。

毛佳盼:“那客人要是做的很過分,我能揍人嗎?”

於嫻嫻笑:“首先你這個小身板兒得能打得過人家。”

毛佳盼:“……”

於嫻嫻:“有麻煩找保安隊幫忙,永遠以自己的安全為第一優先。”

毛佳盼:“明白。”

柯雪:“那於經理你以後做什麼?升職管理整個珠朗酒店了嗎?”

於嫻嫻望著她:“……不是。”

孩子你還是格局小了,我要管好幾個礦、好幾座島、好多家公司和好複雜好複雜的產業帶……

再也冇有現在這種單純的開心了,哎。(流下凡爾賽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