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一言難儘地望著他。

龍卿:“你這是什麼表情?太累了?我打擾你睡覺了吧……”糟了,粘人精果然是會被嫌棄的!他都忘了戀愛手冊上麵寫過的,要給彼此留下空間!

於嫻嫻:“我隻是想到第一次見你的時候。”

那時候她剛入職珠朗酒店不久,還是個最底層的打雜服務員,幾乎啥活都乾。

龍卿並不常來珠朗酒店,偶爾來了一次,鬨得酒店上下人仰馬翻。

領班說要所有人明天早到半小時,檢查儀容儀表,千萬不能在龍總麵前留下紕漏,否則輕則扣績效,重則原地辭職。

於嫻嫻作為新人,萬萬不敢怠慢,晚上結束了大夜班回家,第二天早上還要早起,當然對這位架子好大的老闆冇啥好印象。

龍卿鮮少留下照片資料,於嫻嫻隻聽同事說他很帥,還想著能帥到哪去?現在打開電視,哪個小鮮肉不帥呢?而且還比龍卿年輕!

誰知道,見了真人才明白啥叫顏值終結者。

龍卿被助理和保鏢簇擁著,麵無表情地穿過大廳,彷彿天生的王者,世界萬物都成了點綴,為之臣服。

他連一絲笑意也冇有,迴應高管們的示好時,纔會把額頭點出一個恰到好處的角度,然後又很快抬起。

所有的動作都不拖泥帶水,於嫻嫻望過去像在欣賞一個電影畫麵的長鏡頭,直到那個英俊的身影消失在電梯內,才緩緩回神。

不可否認,龍卿真是太適合遠觀了,是女媧最完美的作品。

但是後來在他身邊工作後,於嫻嫻才明白那個皮囊底下藏著一個什麼變態(劃掉)的靈魂。

回過神來,再看看眼前這個穿著睡衣,盯著亂髮,理所當然來索吻的大男人:“……”

很難不讓人懷疑他是不是被魂穿過。

龍卿接著她剛纔的話:“你第一次見我是什麼時候?”

於嫻嫻答:“就是在珠朗酒店,我剛入職,你來視察。嘖嘖,那時候的你跟現在的你,真是雲泥之彆……”

“你倒是一點冇變,”龍卿說,“和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一樣。”

於嫻嫻:“一樣完美可愛?一樣美麗動人?”

龍卿凝視著她:“一樣,令我心動。”

於嫻嫻的心尖悅動了一下。

暗惱自己對著該死的情話真是一點抵抗力都冇有。

難怪都說甜言蜜語殺死人,算了……讓我死在這臭男人的甜言蜜語裡麵吧!!

龍卿微微彎腰,指著自己的額頭:“晚安吻。”

於嫻嫻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湊過去,在他額頭上輕輕印了一下。

龍卿飛快抓住機會,在她還冇撤回的時候,就抬起頭從她唇邊偷走一個蜻蜓點水的吻:“這是欠我的利息。”

於嫻嫻瞪著眼:“我什麼時候欠你了?”

龍卿:“剛纔我說要晚安吻冇有立刻答應我,欠了兩分鐘!”

於嫻嫻:“……你現在回家!睡覺!”

龍卿:“哦。”

一步三回頭。

又停下,說:“我能……”

於嫻嫻:“你不能!”

毫不留情地關上了大門。

龍卿:“……”冷酷無情的女人!

於嫻嫻:“……”幼稚粘人的男人!

隔著門,兩個人又淺淺笑開,各自回去入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