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軟腳蝦一樣從這個熱切的吻中回過神。

粉嫩的臉和濕潤的眸子,整個人軟塌塌的冒著熱氣。

還有唇邊化不開的巧克力味。

龍卿抓著她的手:“我們什麼時候結婚啊?”

於嫻嫻還紅著臉:“考察期纔剛過去四天哦。”

龍卿:“……”就很度日如年!!!

“吃飯吧,餓了。”於嫻嫻扯開話題,把人拉回客廳。

小點心擺在桌子上,正適合剛剛長途旅行回來,不想吃油膩食品的人。

於嫻嫻捏了一小塊曲奇,化在嘴裡,唔——裡麵居然有巧克力夾心。

這味道讓她飛快地瞥了龍卿一眼,正對上對麵熱切的眼神。

她連忙躲開。

龍卿含著一塊曲奇懶洋洋地嚼著,把腦袋擱在餐桌上,歪頭盯著於嫻嫻瞧。

於嫻嫻:“……看著我做什麼。”還一副很饑渴(劃掉)的表情。

龍卿:“我覺得你嘴裡那塊曲奇比我這個好吃。”

於嫻嫻:“你住口,不許再說了!”

“哦。”龍卿拖著下巴,“我說的真心話來著。”

於嫻嫻橫眉瞪他一眼:“能不能好好吃飯了?你這樣看著我吃不下。”

龍卿隻好遺憾地收回目光,把嘴巴裡的曲奇報複性咬得哢哢響。

於嫻嫻也隻是強做鎮定,其實心跳得厲害,吃什麼都感覺是巧克力味兒……

終於,她站起來:“我要回去了。”

龍卿向她發射哀怨光波:“這麼快。”

於嫻嫻:“已經十一點了,明天我還要去公司。”

龍卿:“你可以休息一天。”

於嫻嫻:“我們已經休息得夠久了。”

龍卿不得不認可這個事實。

依依不捨地把人送到家門口。

將近一米九的大個子扒在門邊上,像個超大號掛件:“囡囡,你能不能不走啊?”

於嫻嫻:“不能。”

龍卿:“我的床很大的,一起睡又不擠。”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於嫻嫻飛快踩上鞋子,“我走啦,晚安!”

像個月下小精靈,蹦蹦跳跳地消失了。

龍卿:“……”

回頭,隻覺得剛纔還熱鬨溫馨的房子現在毫無吸引力,空得讓人想對著空氣揮拳頭!

好不容易爬到主臥上,又開始噠噠噠噠噠不停給於嫻嫻發訊息。

龍卿:平安到家了嗎?

龍卿:你睡了嗎?

龍卿:明天早上一起吃早飯嗎?

龍卿:幾點出發?

龍卿:你說再給我做巧克力的,什麼時候做啊?

龍卿:三個月考察期我們按照90天算,現在還剩86天。

龍卿:你喜歡中式的婚禮還是西式的婚禮?

龍卿:我們什麼時候拍婚紗照?

龍卿:我是不是要先去你的老家提親啊,你們家那邊提親有什麼習俗嗎?

……

……

於嫻嫻隻是給貓鏟了一下屎,兩分鐘冇摸手機就接到無數條資訊。

最後一條是龍卿發過來的巨可憐巴巴的表情包:我想你了qaq

於嫻嫻:“……”

啊,這甜蜜的負擔!!!

她忽略掉上麵亂七八糟的訊息,回道:睡覺!有什麼話見麵說,晚安。

龍卿:……那我要一個晚安吻。

於嫻嫻頓時覺得嘴巴裡又開始冒巧克力味兒了。

於嫻嫻:欠著,下次補。

這下,對麵終於消停了。

於嫻嫻打了個嗬欠,扯起被子打算睡。

門鈴卻響了。

用腳趾頭猜也知道是誰。

她隻能踩著拖鞋去開門。

龍卿厚臉皮的站在門口,指指自己的額頭:“現在就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