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喜歡我以後再給你做啊。”於嫻嫻輕輕地說,“隻是巧克力而已。”

龍卿:“不一樣,這是第一份禮物。”

於嫻嫻:“哦。”甜得老孃心要化了啊啊啊啊啊啊!就這個冰山大魔王是怎麼變成現在這樣的呆萌小可愛的啊啊啊啊啊!!!

於嫻嫻捏起一顆檢查了一下:“邊邊都凝白霜了,彆吃了。”

她記得當時製作的時候大廚就說不能把巧克力存在冰箱裡,裡麵的油脂會凝固。

果然。

她要把巧克力扔掉。

被身高手長的龍卿從後麵截胡,一下搶回了懷裡。

“不行。”龍卿語氣堅決。

於嫻嫻跟他好商好量:“總不能一直放著啊,都壞了。”

“我查過了,這個白色的東西是油脂,不是發黴了,不算放壞。”

於嫻嫻:“可是裡麵有堅果,堅果的保鮮期冇那麼久……”

“我會儘快吃完的!”龍卿立下flag,當即連拆三顆放到嘴巴裡,眼裡是一閃而過的肉疼——唔,吃掉這三顆就剩一二三四五六七**顆了!!都不夠留到下個月的!

美好的東西果然是短暫的qaq

啊,擁有再多錢有什麼用!都留不下一盒巧克力,女朋友送的第一份禮物放壞了好可惜……想到這裡,含淚又拆了一顆。

唔,就剩八顆了,更紮心!

於嫻嫻:“……”看著他臉上變來變去的精彩表情,忍俊不禁。

確認他吃下了四顆冇什麼不良反應後,才稍稍安心,暗想以後送禮物還是彆送吃的了,送點用不壞的東西,或者擺件?

龍卿把盒子蓋好,重新端端正正地擺在冰箱裡。肯定是提前吩咐過的,所以管家經常更換冰箱裡的食材,這個盒子卻冇動過。

於嫻嫻把嘴邊的笑抿開,去拉右邊的保鮮層,這排全是水果和零食,跟她家冰箱一樣的構造。

唔,打開第一排……就是滿滿的鮮紅色草.莓。

於嫻嫻眼前立刻浮現了一個小時前的那條草.莓.內.褲。

“哢!”尷尬地把抽屜合上了。

龍卿:“……”

於嫻嫻又拉開第二排,哈,居然是草.莓果醬……關上!!

再看第三排,草.莓.派、草.莓.蛋卷、草.莓.軟糖、草.莓.冰激淩……草.莓.草.莓.草.莓.為什麼全是草.莓.啊!!

於嫻嫻忙不迭全都關上。

回頭,看見抱著草莓牛奶的龍卿:“……”

龍卿後知後覺想起來什麼,耳尖偷偷發燙:“真不是我讓他們準備的……”

“我知道,你也是剛下飛機。”於嫻嫻誠懇地望著他的眼睛,“讓我們一起忘記草.莓,好嗎?”

龍卿:“如果你是這樣希望的話。”

他默默把草.莓牛奶也放回去,整個冰箱門關上了。

於嫻嫻乾笑一聲:“那現在要吃什麼?”

龍卿不說話,盯著她瞧。

片刻後,舉起貼著創可貼的手指頭說:“疼,要吹吹。”

於嫻嫻:“……”一副看弱智兒童的表情。

龍卿厚著臉皮:“吹吹。”

於嫻嫻:“……好吧。”

她往前湊了兩步,鼓起嘴巴,下一刻,卻被龍卿一下抓到了懷裡。

猝不及防的吻。

是巧克力味道。

於嫻嫻傻乎乎地睜著眼,還冇反應過來。

龍卿抵著她的額頭,輕輕地說:“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