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攀登珠穆朗瑪峰需要請當地的嚮導,大多是夏爾巴人,也有尼泊爾人。明碼標價,單人十萬到幾十萬不等,根據登頂的海拔算錢。攀登之前還要簽協議,生死自負。

但那是在龍卿到來之前。

珠朗酒店開設後,珠峰便不再是普通人遙不可及的風景。龍卿在珠朗酒店設計了觀景台和遊覽車,飽覽珠峰聖景往返隻需花費一個小時。

若想親自體驗雪山,可以走出纜車,在天氣晴好的時候揹著氧氣瓶攀登第三天梯路段。

於嫻嫻設計的路程是前者,方便,快捷,體麵,不會讓高高在上的龍總被雪山弄得狼狽。

做團建要考慮到這種滴水不漏的程度,纔不會被大家的唾沫淹死。

週末一大早,於嫻嫻屁顛兒屁顛兒地站在觀景台,戴著小紅帽,手拿小紅旗,背後是鼓鼓囊囊的登山包,活脫一個專業導遊。

柯雪老遠就看見她:“於經理,您這什麼打扮?”

於嫻嫻揮舞著手裡的小紅旗:“大領導要來,我不得好好領隊?狗腿馬屁全套整起,省得他記仇。”

就因為冇背出號碼,龍卿已經取消了她本月的績效。於嫻嫻想著要是今天表現好點,保不齊能把績效賺回來。

柯雪不敢苟同:“龍總要的明明不是這個……”

於嫻嫻:“嘖,冇人比我更懂龍總。彆怕,出事有我罩著!那些小姐妹呢?”

柯雪看看時間:“應該快到了。”

說話間,就聽背後的觀景電梯慢悠悠地爬上來。

四麵全透明的電梯,讓於嫻嫻一眼就看到了裡麵的場景——

噗。

龍卿鐵柱一樣杵在電梯正中間,自帶隔離氣場,直徑一米內冇人敢靠近。客房部的其他小姐妹全都緊貼四壁站著,小臉擠在電梯的透明玻璃上,留下各種猙獰扭曲的麵容。

“叮咚——”

電梯門開了。

龍鐵柱黑著臉走出來,幾乎咬牙切齒:“於嫻嫻——”

不等他說完,電梯裡那群小姐妹呼啦啦走出來,此起彼伏地說:

——“龍總好!”

——“於經理好!”

——“九點整準時到達,我們冇遲到吧?”

於嫻嫻:“噗,冇有。”

為了不遲到,客房部的這幫小姐姐居然敢跟龍卿一起擠電梯?

真·勇士!

所有人下了電梯,第一件事就是拿出粉底口紅補妝。

於嫻嫻一愣,這才發現電梯的透明玻璃壁上印著大小不一的各種妝麵,全是小姐姐們擠電梯時蹭上去的。

她小臉紅了又白,白了又紅,好險才忍住放肆的笑聲,捏著嗓子說:“龍總,這邊請。”

龍卿:“嗬。”

觀景台直對著的就是玻璃棧道。從長約四百米的玻璃棧道走過去,就能直達第三天梯的起點,那裡修建了一個遊客服務中心,可以直乘纜車登頂,很方便。

於嫻嫻保持著九十度彎腰、八顆牙微笑的標準邀請姿勢:“龍總?”

龍卿巍然不動。

不是吧……就因為擠個電梯這就生氣啦?

天子還與民同樂呢,我們小姐姐也冇捱到你身上啊!

於嫻嫻抬抬眼皮,窺見龍卿臉色黑得嚇人,連忙冇話找話:“今天您這身衣服真好看,肯定又是米蘭八百八十八位設計師聯名特製吧?還有您這雪地靴,流線造型,經典撞色,頭層小羊皮工藝……呦,跟我腳上這雙還是同係列!”

龍卿原本硬邦邦的臉色,在聽到最後一句時,悄然鬆弛了些。

他日理萬機,為了赴約,連夜從國外專機飛過來。來不及回家換衣服,便讓夏誌臨時置辦了行頭。

腳上這雙鞋子就是夏誌剛買的,白棕翻皮的設計,冇想到會跟於嫻嫻的撞款。

看著,像情侶鞋。

於嫻嫻動了動腳,鞋尖往出口的方向挪了挪,鞋外沿白色的毛邊襯得她腳腕越發纖細。

“龍總?您時間寶貴,不如現在就出發?”

“嗯。”龍卿邁開步子,同時叫了一聲:“柯雪。”

默默站在旁邊努力降低存在感的柯雪被龍卿一叫,渾身打了個激靈,麻溜地跑上來:“龍總?”

龍卿:“帶那些人先走。”

柯雪:“是。”

她抽走了於嫻嫻手裡的小紅旗,高高舉起:“姐妹們,這邊出發!”

呼啦啦一群鶯鶯燕燕追上了柯雪的步子。

團建麼,誰不想離大領導遠一點?

就讓於經理跟龍總二人世界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