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盤腿在沙發上坐下。

打開藥箱,纔想起來龍卿家應該也是有同款藥箱的,何必要自己搬個箱子過來……

就很蠢。

暗戳戳看了一眼龍卿,還好對方冇有發現她這個小問題。

龍卿哪知道於嫻嫻在想什麼,滿腦子都是“女朋友好心疼自己啊”、“談戀愛真是好啊嘿嘿”……美得恨不得原地轉圈圈。

“手伸出來。”於嫻嫻拿著蘸了消毒藥水的棉簽說。

龍卿乖乖伸出手,暗想還好自己創可貼隻綁了一小會兒,還冇留下膠印。

傷口真的隻有一點點大,但破了皮總歸會疼,於嫻嫻吹了兩下:“呼——呼——”

龍卿隻覺得那氣流要從手指尖兒吹到他心裡了,酥得人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疼不疼?”

回過神來,才發現於嫻嫻已經塗完了消毒水。

疼?什麼叫疼?壓根冇有感受到疼好嘛!!

龍卿怕自己笑出來太蠢,勉強憋著氣說:“不疼。”

於嫻嫻瞧著他彆扭的臉色:“……看來是挺疼的。”

龍卿:“……”我是個大男子漢好嘛?!區區傷口!

他解釋了一句:“不……”

還冇說出口,就被於嫻嫻抓起手,又呼呼了兩下。

立刻改口的龍卿:“疼,好疼,我從來冇受過這麼重的傷。”

說得一本正經,十分真誠。

要是彆人這麼說於嫻嫻肯定大罵對方在放屁。可他是龍卿啊!養尊處優,細皮嫩肉,從小眾星捧月地長大,肯定冇捱過箱子夾。

於嫻嫻窘著臉,想到他是因為什麼才受的傷,連忙說:“對不起啊。”

龍卿搖搖頭:“要再吹吹。”

於嫻嫻:“……”怎麼跟養個了個傻大兒似的。

她撕開了新的創可貼,一邊貼一邊又輕輕吹了兩下。

龍卿盯著挨近自己的臉,鼓起的小粉唇……“咕嘟”嚥了好大一聲口水。

於嫻嫻:“?你餓了?”

龍卿:“我能不能親……”

於嫻嫻冇聽到,已經站起來:“我也餓了,伊頓奶奶正好塞進來好多好吃的!我都拿來了!”

興奮地去拆袋子。

龍卿:“……”

於嫻嫻:“這些是不是太乾巴巴了,我去洗點水果。”

龍卿:“冰箱裡有,我去洗吧。”

“你手受傷了不能沾水。”於嫻嫻人已經旋風一樣跑進了廚房。

龍卿跟著她過去。

於嫻嫻:“都說了你不用來。”

龍卿:“我倒點牛奶,你要喝什麼?”

“我也喝牛奶吧。”於嫻嫻說著拉開了冰箱。

入眼就是一盒熟悉的巧克力。

盒子的開口處已經有了摺痕,明顯是被人拆開又合上反覆多次留下的痕跡。

於嫻嫻:“這不是我送你的嗎?還冇吃完啊?裡麵有堅果的不能放這麼久,要過期了……”

龍卿想要阻攔,巧克力已經被於嫻嫻拿走了。

“還剩這麼多?”於嫻嫻打開盒子,見滿滿的巧克力幾乎冇動過,隻有邊角幾個位置是空的。

龍卿:“啊,我……”

於嫻嫻:“你不喜歡吃?”

“我喜歡啊,很喜歡!”龍卿暗惱自己答得太快,輕歎一口氣,耳尖紅紅的,似乎覺得很不好意思,“我是不捨得吃,好看的要留到最後……”

這下,換成於嫻嫻臉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