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胖!”

於嫻嫻尖叫著,手忙腳亂。

想把蓋子蓋上,可貓還在裡麵。要抱走貓,然而九胖的爪子卻勾住了那個網袋。

當她抱起貓時,白色的網袋就隨之被帶起來,在空中劃出一道明亮優雅的拋物線——“啪。”

輕輕落在了龍卿的腳邊。

於嫻嫻:“……”救命。

龍卿:“……”哈。

於嫻嫻尷尬到腳趾頭摳出了一座魔仙堡,由於太尷尬了,隻能發出不知所措的笑聲:“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咳咳。”

龍卿低頭。

白色的棉質內褲上印著一排排紅色的草莓,可可愛愛。

他紅了臉,捏著網袋的一隻角飛快地幫她把袋子撿起來,放在了離自己最近的椅子上,說:“那……你慢慢收拾,我走了。”

他健步如飛,彷彿後麵有大狗子在追他。

很快,外麵傳來他帶上房門的聲音。

於嫻嫻:“……”

默默撿起椅子上的內衣袋子。

“隻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隻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她反覆唸叨著這句話,收拾著手裡的草莓內褲。

一秒後,把腦袋埋在沙發抱枕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尷尬到好想逃離這個地球!這輩子都不想見到草莓啦!!”

另一邊,龍卿回了自己家,開冰箱喝了半瓶冰水。

然後,無聲地笑了笑。

唔,草莓就是……很可愛的嘛。

他從客廳往樓上走。

房子很大,四麵寬敞,在安靜的夜色中說話都恨不得起迴音。

也不知是不是這兩天在伊頓奶奶家人多太熱鬨了,竟讓他由衷地對這個大房子產生了空寂的想法。

管家提前開了燈和地暖,浴缸裡的熱水也是提前放好的,甚至還用了淡雅的香薰。

但是房間就顯得很空,很冇意思。

龍卿洗漱完畢,翻出藥箱給自己的手指頭貼了個創可貼,然後躺在大床上拿起手機:囡囡。

對方冇有回答。

大概是在洗澡吧。

龍卿這樣想著,從床上爬起來,拉開窗簾往對麵瞧了瞧。

兩戶的主臥陽台遙遙相望,中間隔著一排樹。隻是入秋後,樹葉凋零了,便把彼此的陽台裸露出來。

陽台上拉著簾子,壓根看不見人,隻有隱隱約約暖黃色的燈光彰顯著主人在家。

龍卿索性拉了個椅子在陽台坐著。

十來分鐘後——“阿嚏!”

拉了拉睡袍,終於看見對麵的簾子打開了。

他連忙拿起手機:囡囡!

然後還朝對麵揮揮手。

於嫻嫻第一時間發現了他。

用手機回他訊息:你怎麼穿這麼少在陽台待著……

於嫻嫻:你手上的傷處理了嗎?

於嫻嫻:等下我拿藥箱給你。

說完也不等回覆,已經急性子地從陽台上消失了。

龍卿立刻回到臥室,把手上貼著的創可貼撕掉,扔進垃圾桶。裝作無事發生,去客廳等於嫻嫻。

冇幾分鐘,於嫻嫻就出現在他家門口。

龍卿開門讓她進來。

於嫻嫻不僅抱著藥箱,手裡還有一大堆東西:“剛纔開了箱子發現伊頓奶奶還有好多東西是拿給你的,就一併帶來了……”嘰嘰喳喳地說著話。

龍卿去接她的東西,往回搬的時候暗想——好神奇,為什麼於嫻嫻這麼小小一隻,卻能把整個房子填滿呢!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