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的幾天,於嫻嫻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今天去這裡考察,明天去那裡考察,連續巡了好幾天,總算把能看的產業都看了一遍。

心裡也慢慢接受了自己已經變成女富豪的事實(嘿,偷笑。

龍卿一邊陪她視察,一邊剋製著想衝回國上老於家提親的衝動,好不容易捱過了一星期。

終於,歸國的日子到了。

伊頓奶奶戀戀不捨,臨走的時候給他們的行李箱塞了滿滿的特產。果然天下老人家都是同一種牽掛的心。

告彆了這個世外桃源一般的國度,於嫻嫻和龍卿踏上了飛機。

“哎,我肯定會經常想大家的。”於嫻嫻趴在窗外,望著飛機緩緩升起,地麵上的建築全都變成了看不見的點。

龍卿:“喜歡以後可以經常過來。”

於嫻嫻調轉頭看著他,微微眯起眼睛:“其實我有個問題,憋好久了。”

“你問。”

“那你不要笑我。”

龍卿舉手:“我保證。”

“唔,就是你家這麼有錢,為什麼家主之位冇人爭奪呢?我的意思是,比如你的堂哥龍風,還有你的堂弟、叔侄、或者姑母……為什麼不爭搶家產呢?”甚至還一副有點嫌棄的樣子。

龍卿歎一口氣:“因為當家主很累。”

於嫻嫻想了想最近的行程:“……確實挺累的。”回國後夏遠平還給她安排了另外一波經理人的會麵。

而且彆忘了,這才僅僅是十分之一的家業。

龍卿:“現在後悔簽字簽得太爽快了?”

於嫻嫻:“甚至有點後悔找了個全球首富當男朋友。”

龍卿:“……”發射哀怨光波。

於嫻嫻被他的表情逗笑了,又轉開話題:“回國後管理這些事業,我恐怕不能天天去頂層值班了。”

龍卿:“我也該考慮考慮從哪找個像你這樣精明能乾的經理接班。”

於嫻嫻心知頂層的特殊,恐怕換哪個經理人都很難把頂層玩得轉。

她想了想,說:“柯雪和毛佳盼雖然資曆尚淺,但是人品值得信任,做事也勤快,這段時間我不在國內,頂層有事她們找我,都順利解決了。所以我想以後可以讓她們倆輪值,我負責遠程指導,遇到突發情況直接向我彙報。”

龍卿:“嗯,你做主就好。”他早就提過不讓於嫻嫻繼續做一線,但如果她非常喜歡這份工作,他當然隻有支援的份。

於嫻嫻打開平板電腦做筆記,規劃以後的頂層運營計劃,越想越投入,竟然寫了三個小時。

龍卿楞是被晾在旁邊乾瞪眼,又不忍心打擾於嫻嫻工作,隻好也拿出自己積壓的工作做起來。

此時,國內正在幫總裁大人頂包的夏誌,終於看見卡住的流程開始被龍卿一條一條審批通過了,幾乎淚流滿麵:唔!終於!你還記得自己是個總裁!

突然,工作軟件的訊息框閃動了一下。

夏誌點開,訊息來自柯雪:龍總和於經理今日回國。

夏誌回到:我知道。

柯雪:所以那個團建約定還作數的哦,我會提醒於經理儘快安排,一定要把尊夫人請到場,小女子的名聲就拜托了!謝謝!

夏誌:……

怎麼還冇忘掉這茬啊喂!

要不連夜寫個辭職報告逃離地球算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