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上依舊在晨光的召喚之下起床。

於嫻嫻睜眼的時候,龍卿已經不在床上了,打電話問他在哪裡,居然說是在晨跑。

於嫻嫻由衷誇他:“大總裁的身體素質可真好。”

龍卿臭著臉,心想你以為我想跑?不過說話的聲音依舊溫柔:“起來吧,太奶奶說今天早餐有驚喜。”

“又弄好吃的啦?”於嫻嫻翻個身從床上爬起來,“啊,我都忘記我還帶了兩壇自釀酒,忙得都忘記給太奶奶了,我去拿!”

龍卿想說什麼,電話已經被掛斷了。

想到於嫻嫻的醉酒曆史,龍卿哪還敢跑步,連忙調頭回去了。

伊頓奶奶所謂的驚喜,是在院子的草地上畫了巨大的棋盤,準備了當地的傳統遊戲炸彈飛行棋。

起初大家都不感興趣,但是為了照顧老人家的心情便湊在一起玩起來,冇想到玩著玩著特彆上頭,瘋鬨了一上午。

於嫻嫻和龍卿一組,力量(指於嫻嫻)與頭腦(指龍卿)結合,殺得片甲不留。

最終獲勝,獎品是伊頓奶奶親手編製的一條圍巾。

於嫻嫻歡歡喜喜拿了禮物,說:“太奶奶,我從國內帶了自釀酒,您想嘗一嘗嗎?”

伊頓奶奶兩眼放光:“我最喜歡美酒了!”

於嫻嫻連忙把酒拿上來。

分倒了幾杯,想端起來嚐嚐,卻被龍卿截胡。

龍卿搶了她的酒杯,先嚐了一口,的確如於嫻嫻所說,這酒度數淺,才放心把酒杯讓給於嫻嫻。

於嫻嫻隻以為他貪杯,其實諸位旁觀者都清楚得很——龍卿這護妻護得過分了!

這還是以前那個臭冰山、毫無喜怒的龍卿嗎?!他是被什麼癡情人設給魂穿了嗎?!

愛情的力量真可怕。

於嫻嫻和太奶奶湊一起,兩個人嘰裡咕嚕說著話,偶爾還要讓龍卿當翻譯,聊到興起時就乾一杯,午飯後才散興。伊頓奶奶去午睡了,李淑芬又開始跟於嫻嫻聊天。

龍卿想跟女朋友親親熱熱,還要排隊等著。

本來滿臉不高興,但偷聽到媽媽說的話,突然來了精神。

李淑芬:“我下個月也打算回國,赴一個商會的邀請,大概會留在國內半個月。等結束後,恰好也要過新年了,我可以跟你們一起過新年嗎?”

於嫻嫻:“當然可以。”甚至覺得李淑芬女士這樣問實在太客氣了。

李淑芬:“那你過年不打算回家?”

於嫻嫻:“今年買了新房子嘛,老家的規矩,要在新房過年的,所以我打算把爸爸媽媽都接過來。”

“這樣啊,”李淑芬的眼神溫柔如水,“那我和你父母可以見麵了呢。真想看看是怎樣的人能把女兒養得這麼優秀。”

“好啊。”於嫻嫻順理成章地答應,慢半拍才反應過來——這算不算雙方父母見麵啊?!

她頓時有些緊張,手指頭偷偷擰起來,望了一眼龍卿。

龍卿坐在旁邊的椅子上,臉上是憋不住的笑,恨不得朝親媽立刻豎起大拇指。

李淑芬可不願意放過機會:“那就這樣定了,我們約定在過年見麵哦。”

說完,朝兒子投去個勝利的目光,緩緩離開了。

於嫻嫻:“……”就有種,被這母子倆聯手挖了坑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