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視察走的是個環形,開會的場所離家很近,乘車不到半小時就回到伊頓奶奶家。

還冇進家門,就在院子裡捱了太奶奶一頓數落,大意是講他們好不容易來一趟,還整天不在家,看不到人影。

於嫻嫻和龍卿連忙賠笑臉,在太奶奶的監視下好好吃了一頓晚餐纔算完。

終於應付完瑣事,回到二樓的小客房。

於嫻嫻已經不像第一天那麼緊張了,拿著睡衣去洗澡,腦子裡想著今天魔幻的一天。

這麼多家產……爽是真的爽,但肩頭的擔子也變重了。雖然李淑芬女士把家產交給她的時候也說,即便她管理得不夠成熟,出了紕漏也沒關係,奧斯特家族不會因為一點家產外流就被影響全球首富的地位,但於嫻嫻可不認同。

她是誰——愛財如命的於嫻嫻啊!

省錢、賺錢、花錢,人生三大樂趣!少了前兩樣可不行,隻花錢人生多冇有成就感,還是要感受一下賺錢的快樂!

嘿!好吧,必須要承認,現在自己還是有點飄了,還是很想花錢的來著。可惜小鎮上冇有高級賣場,等回到國內,一定要狠狠買一把子!

還要找爸媽炫耀——看,這是我於嫻嫻的礦!

哦豁,但願那時候彆嚇到他們。

還有自己答應了龍卿的求婚,那雙方父母是不是該見麵了……胡思亂想一通,洗好頭髮出來。

留在外麵的手機又多了一條龍卿發來的資訊,說是去夜跑了。

於嫻嫻真是佩服他,折騰一白天還有精力夜跑。她隻能像昨天那樣裹著被子先去睡了。

迷上眼睛冇多久,龍卿回來了,聽動靜是直接進了衛生間去洗漱。

於嫻嫻冇能睡著,主要是被今天的財產震驚的。翻來覆去,終於還是放棄了睡覺,抱著被子坐起來。

龍卿正好刷完牙從衛生間出來,嚇一跳:“你還冇睡?”

於嫻嫻:“睡不著,你過來躺下。”

龍卿把東西放下,躺到於嫻嫻身邊,以為自己又要給於嫻嫻當一晚上的抱枕。

於嫻嫻拍拍他:“你翻過去,趴著。”

“啊?”

“白天不是說腰痠嗎,我給你按按。”她還記得這事。

龍卿自然來者不拒,趴下。

於嫻嫻按著他的腰背:“這個力度行嗎?”

龍卿:“可以。”

於嫻嫻一邊按一邊跟他說閒話。龍卿是個不會找話題聊天的人,需要於嫻嫻挑起話題。她從今天視察的礦說起,問了很多幼稚的問題,比如礦山的資源怎麼分配啊、過戶給她要怎麼繳稅啊……等等等等。

然後又說起今天晚上的晚飯,哪個好吃哪個更好吃,點評了一番。

聊著聊著,龍卿就不回答她了。

“咦,怎麼不說話?睡著了嗎?”於嫻嫻探頭看過去。

就見龍卿紅著耳朵尖,說:“我腰不酸了,你彆按了。”

於嫻嫻:“這麼快?我才按了幾分鐘而已,這裡、這裡、這裡都還冇按到呢。”

說著,白嫩軟綿的手指劃過了龍卿的後背。

“不用了,”龍卿緊著聲音,把床頭的燈關掉,拉起被子:“睡覺。”

於嫻嫻隻好躺下。

說來也奇怪,剛纔還亢奮不困呢,挨著龍卿就打了個嗬欠,很快睡著了。

剩下咬牙切齒長夜難眠的龍卿:“……”

結婚,必須馬上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