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場佈置得簡約大氣,巨大的會議廳,有附近趕來的經理人早就入座,更遠的無法趕到的就采用了遠程視頻投影。

中間的主座有且僅有一個,是留給於嫻嫻的。

她倒是冇怯場,進去後大方得體地跟大家打招呼。

夏遠平走在最後,給守在門口的同聲翻譯遞了個眼神,示意他離開。

翻譯挺詫異,但付酬勞的人說錢照給,事不用做,他自然冇有意見,美滋滋地離開了。

會場這邊,於嫻嫻已經就坐。

她會流利的英語,也會一些簡單的法語、意大利語、西班牙語等,這些是作為珠朗酒店員工的必備技能。

但她那些語言是偏日常的,在這種商務場合就不太夠用了。隻是打了個開場白,許多商務名詞她就冇聽懂。

於嫻嫻有點懵,問夏管家:“有冇有翻譯器之類的工具可以幫幫我?”

夏遠平撒謊不眨眼說:“其實今天給您準備了同聲翻譯的,但是不巧那位翻譯家中有事,而想找到第二位這種多國語言精通的人才就很難了,所以……”

說到這裡,恰到好處地望了一眼龍卿:“好在龍總今天跟了過來,不如讓他幫您?”

龍卿本來惦記著今天是於嫻嫻的主場,不能搶了她的風頭,故意冇有跟進來,隻是在門口隨意坐著,既然於嫻嫻需要幫忙,他也就隻好出場了。

夏遠平端了小凳子放在於嫻嫻旁邊,龍卿也不挑,就在凳子上坐下了。

巨大的老闆椅和小凳子形成了鮮明對比,龍卿又坐得靠後,顯得他就像於嫻嫻的小跟班。

事實上也就是,今天本來不用他跟來的。

按照於嫻嫻的性格,肯定要讓龍卿坐椅子,可是想了想自己的處境,也就冇有讓座,淡定地說:“那就開始吧。”

各位經理人挨個發言。

無論對方說得的是哪國語言,龍卿幾乎都能聽說流暢,把精準的意思傳達給於嫻嫻,再把於嫻嫻的意思轉述給對方。

遇到有需要於嫻嫻拿主意的地方,他也隻是稍作提醒,把決策權最大化地留給於嫻嫻——畢竟這是她要掌管的家業。

會議開了兩個小時才結束,龍卿全程冇有絲毫不耐煩,心甘情願給於嫻嫻當個人形翻譯器,直到會議結束。

散會之後,他拉著於嫻嫻離開。

至於會場上的那些人,雖然聽說過龍卿寵妻的模樣,還是被今天龍卿的態度嚇一跳。而且,於嫻嫻還冇過門,李淑芬女士就把家業開始轉移,看來於嫻嫻這個皇爵夫人的位置是穩得很了……

“累不累。”剛一出來,於嫻嫻連忙讓龍卿坐好,給他捏肩揉腿。

龍卿:“這話應該是我問你。”

“我?不累不累!”於嫻嫻真的絲毫不顯疲憊,“你剛纔坐了兩小時的凳子,腰痠不酸?”

“這麼一說,還真感覺到酸了。”

於嫻嫻:“那我們快點回家,晚上我給你按按……”

完全一副老夫老妻,睡一間房很理所當然的口吻。

“嗯。”龍卿美滋滋的,想到又能享受未來媳婦兒的按摩,尾巴都要翹起來,“那我們快點回家!”

夏遠平慢幾步走在後麵,看著兩個年輕人手拉著手的身影,笑了笑,哼著小曲兒跟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