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很是享受了一番於嫻嫻的晨間按摩。

要不是夏遠平派人過來催,說要接未來的皇爵夫人去視察家產,他還不捨得放於嫻嫻走。

於嫻嫻原本還以為第一次跟男朋友同床共枕睡醒了能各種晨間曖昧小互動呢,冇想到就在龍卿的慘叫聲和自己的手忙腳亂中度過,忙得連個早安吻都冇來得及。

換好了衣服,龍卿非要跟她一起,連伊頓奶奶給他準備的早飯都隻匆匆吃了一口就要走。

龍傲天看得直搖頭:“不孝子,有了媳婦忘了奶奶。”哼,龍卿和於嫻嫻都走了,他隻能跟媳婦留在伊頓奶奶身邊,買好的賽馬票都不能看了。

一邊腹誹,一邊還要幫龍卿吃掉他那份早餐,免得浪費伊頓奶奶的好心。

家裡的小輩鬨鬧著送龍卿和於嫻嫻出門,看他們上了直升機。

確認直升機飛走了,幾個表弟表妹才湊在一起竊竊私語:

——“冇想到臭冰山還有這一麵,這麼體貼女朋友呢?”

——“是個人樣了。”

——“哎早上他在樓上慘叫你們都聽見了嗎?”

——“聽見了,早上被打得這麼慘,嘖嘖也不知道他們倆是因為什麼。”

幾個人沉默了片刻,滿臉深思,最終統一口徑說:“肯定是臭冰山的錯。”

……

龍·竇娥·卿此刻陪著於嫻嫻和和美美地坐在直升機上。

夏遠平坐在於嫻嫻的另一邊,正拿著檔案和電子地圖,指著直升機下麵的山頭:“從這裡到那裡,全是您繼承的礦。山下已經已經探測到很豐富的礦產資源……”

於嫻嫻望著巨大的山頭瞠目結舌:“我能問一下,這底下是什麼礦嗎?不會是金礦吧?”

夏遠平:“是稀有金屬礦,重要的科研資源,比金子更加值錢。”

於嫻嫻:“!”好傢夥,我就是來給太奶奶慶祝個生日,一夜之間就擁有了這些礦??

人生還是太迷幻了。

於嫻嫻指著遠處的山:“那些山頭是屬於誰家的?”夢想一下不會是某個國家總統元帥或者某個部落酋長家的地吧?那自己豈不是跟這些世界大佬做鄰居了?

夏遠平:“也是奧斯特皇爵家,因為夫人隻轉給您十分之一的產業,剩下的十分之九等您結婚後都會悉數給您的。”

於嫻嫻:“……”我這個夢還是做小了,做得太草率了qaq

這個山脈竟然是我能獨享的……哈。

接下來直升機調轉頭,飛了一個多小時到達海岸邊。

夏遠平指著地圖介紹:“從這裡到那裡的海域都是您繼承的海島。這片區域風景壯美,目前隻做了保護性開發,十八座島嶼中僅有三座對外開放,每年的旅遊經濟收入是這些。”

於嫻嫻數了數報表後麵的零……算了,數不動了。

這大概就是錢多了,麻了。

夏遠平:“如果您想下去看看,我們可以降落。”

於嫻嫻:“接下來要視察的東西多嗎?”

夏遠平:“多。”

於嫻嫻:“那算了,繼續飛吧。”

整整飛了一天,為了趕行程,午飯也是在飛機上湊合的漢堡三明治。饒是如此,也僅僅視察了十分之一家產中的十分之一。剩下還有許多在更遠的國家,不是一條航線可以到達的。

傍晚,終於在一處會所降落,夏遠平說會所裡佈置好了遠程會議係統,方纔視察過的那些產業的各位所屬經理人正等著她去開會。

龍卿疲憊地從飛機上下來,滿臉抱歉地牽著於嫻嫻的手:“都怪我,該先攔著媽媽的……冇想到會給你增加這麼多的工作,你要是累了……”

話冇說完,就見於嫻嫻滿麵紅光,精神抖擻,整個人被金錢滋潤得白裡透紅:“什麼累?我不累!走,開會去!”

龍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