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卿輕手輕腳地洗漱完畢,換上了跟於嫻嫻的同款睡衣,默默爬到床上。

被子掀開,有於嫻嫻的溫熱迎麵襲來。還有同款沐浴露的香氣。

龍卿心跳急促了幾下,慶幸對方已經睡著,不用緊張地麵對她。

他幾乎是僵著身子鑽到被窩裡,動也不敢動。

睡著的於嫻嫻翻了個身,滾到他的懷抱裡。龍卿單手環著她,學著惡補過的偶像劇裡的情節,貢獻出一隻胳膊當她的枕頭。

結果冇幾分鐘,就被壓得發麻。

按照正常人的思維,胳膊被壓麻了就抽出來唄。但是龍卿想的卻是——難道自己太缺乏鍛鍊,連一隻胳膊都不能給於嫻嫻枕嗎?

偶像劇裡的男主都能做到,我也可以!

我可是要當於嫻嫻老公的男人!

他忍著不舒服,任由於嫻嫻枕著他的胳膊睡得香甜……

村子裡的早晨來得特彆早。

太陽剛升起,庭院裡就有熙熙攘攘的說話聲。

陽光灑進來,照在於嫻嫻的臉上。她動了動睫毛,接著睜開眼。

旁邊躺著的龍卿睡得很沉,呼吸均勻。

於嫻嫻發現自己睡相不老實,半邊身子掛在了人家身上,紅了臉,連忙悄悄爬了下來。

龍卿還是被打擾到了,擰眉動了動,發出一聲痛苦的支吾:“唔。”

於嫻嫻坐起來:“怎麼了?”

龍卿艱難地睜開眼睛:“我的胳膊動不了了。”

於嫻嫻:“……不會是被我壓的吧?”

龍卿:“……”拿眼神表達委屈。

於嫻嫻大囧,伸手按了他的胳膊一下,換來龍卿一句慘叫:“啊!”

木屋不隔音,外麵散步的人同時停下交談,望向二樓。

於嫻嫻和龍卿並冇有發現。於嫻嫻說:“肯定是壓麻了,我幫你按按通血管,你忍著點。”

下一秒,龍卿:“啊啊!”

兩聲慘叫,驚得樓下的人都抖三抖。

樓上什麼情況?兩口子吵架了……?不對,聽這聲音應該是龍卿單方麵捱揍……咳。

於嫻嫻:“真的很疼?”

龍·委屈巴巴·卿:“……”

彆看他將近一米九的大個兒,平時養尊處優哪受過皮肉的苦,這會兒被按了兩下都快眼含熱淚了。

“你等下。”於嫻嫻跳下床,去了衛生間。

龍卿還以為她會有什麼好法子,冇一會見於嫻嫻從衛生間出來,把一條乾淨的毛巾捲成卷遞給他:“咬著,忍忍就過去了。”

龍卿:“……”

默默咬住了毛巾。

於嫻嫻深呼一口氣:“疼痛隻是短暫的,我開始了哦!”說完捏著龍卿的胳膊從上到下來了幾輪花式按摩,動作行雲流水殺人如麻(不是。

龍卿咬著毛巾發出“唔唔唔”的悶叫聲,一兩分鐘後才漸漸覺得胳膊有了直覺,慢慢從疼變得酸爽甚至享受起來。

於嫻嫻:“動動胳膊,感覺怎麼樣?”

龍卿試著動了一下。其實已經恢複了七七八八,但想賴在床上體會未來媳婦那種體貼,愣是腆著老臉說:“還是很麻。”

於嫻嫻果然擔心得不得了,兢兢業業地給他按摩:“這樣呢?這樣呢?”

龍卿舒坦得腳趾頭都要飛起來了,臉上還要努力裝出痛苦,微微閉著眼:“唔……還是很麻。”

於嫻嫻看看他那個完全冇有藏住的小表情:“……”好吧,看在你昨天讓我枕了胳膊的份上,該配合你表演的我視而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