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頓奶奶家的房子並不大,許多親戚都在鎮上住酒店和民宿,還有些被熱心的鄰居收留。奶奶家的四間客房,留了三間給主要的長輩,小輩隻有龍卿和於嫻嫻得了這麼一間。

時間不算晚,要是出去開車到鎮上住酒店也行,但是必然會打擾到已經睡下的人。

到時候解釋起來,就很尷尬。

再說,他們也算是求過婚的關係了!住一間房什麼的,不算過分!

龍卿清了清嗓子:“你喜歡睡裡麵還是喜歡睡外麵。”

於嫻嫻:“裡麵。”我為什麼要回答得這麼理所當然!我是不是應該矜持點猶豫幾秒鐘的啊啊啊啊啊啊!

龍卿:“那你先去洗漱吧,我來鋪被子。”

於嫻嫻:“哦,好。”

他們帶來的行李就放在房間的桌子上。於嫻嫻打開箱子,想到裡麵有內衣什麼的,不好意思被看見,就把箱子蓋上推到洗手間裡。

龍卿假裝冇在看她,認認真真地抖被子,實際上五感全都跟著於嫻嫻轉悠。直到洗手間的門被關上,他才鬆了一口氣。

坐在床上手足無措了片刻,腦子裡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剛纔在外麵,於嫻嫻答應要嫁給他的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興奮到想要出去尖叫!!!

穩住!我要穩住!

我可是馬上要跟於嫻嫻合法睡在一張床上的男人,要穩住!

可是想到要睡在一張床上,又開始內心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該怎麼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會不會緊張得睡不著,太丟人了太丟人了!那今天晚上是不是該發生點什麼啊啊啊啊啊……

不行了,坐不住了。

他站起來在屋裡踱步,推開窗子吹了幾下冷風,好不容易冷靜下來,

就聽到衛生間裡淋浴的水聲淅淅瀝瀝。

停止!不要根據聲音想象你不該想象的畫麵!你這個湊流氓!(*/w\*)

救命!我下去跑步算了,不然會瘋掉!

龍卿找出運動鞋換上,看了看時間,悄悄推門出去了。

等於嫻嫻吹乾頭髮出來,臥室裡空無一人,隻有暖黃色的燈亮著。

她的手機放在桌子上,有龍卿發來的一條資訊:我去夜跑了,你先睡。

於嫻嫻:“……”

夜跑?龍卿有這個習慣?

似乎想到了什麼,於嫻嫻忍俊不禁。這傢夥,不會是故意躲出去的吧?

嘖,話說更緊張的應該是她來著!

可人就是這麼奇怪,有人比她更緊張,她反而不緊張了。

於嫻嫻厚著臉皮回他一條資訊,拍了拍護膚品,然後躺到床上。也是今天太累了,腦袋貼著柔軟的枕頭就忍不住打嗬欠,冇幾分鐘就陷入夢鄉。

外麵跑了兩大圈,跑出一身汗的龍卿終於停止。

纔看見手機裡有於嫻嫻發來的訊息:早點回來,等你哦。

等你哦……

等你……

哦……

轟!龍卿老臉紅了個透,本來就跑出一身汗,似乎更熱了。腳步一轉,急匆匆地往房間裡跑。滿心都在喊:囡囡——我——來——啦!(*/w\*)

結果推開房門,才發現床上的女人已經睡得人事不省,甚至發出了輕輕的鼾聲。

龍卿:“……”

就,你這該死的磨人的小妖精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