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昊天連夜退房了。

臨走前留下了痛心疾首的投訴信。

但是,於嫻嫻拿著對方要求搓背的證據做申訴之後,投訴被順利撤回。

得知客人享受了於經理親手準備的全套搓背服務才走之後,頂層的員工對那位客人表達了深切的同情。

大清酷刑,不過如此。

但是活該,聽說那位客人是個玩霸總強.製愛的無良奸商,要是能讓世界上的每個霸總都接受一下於經理的教導,那世上該少了多少小白花受害者。

於嫻嫻在送走陸昊天之後,睡了個難得的好覺。

來接班的人都默契地冇有吵醒她,不用給客人守夜,不用大早上準備餐點,於嫻嫻足足睡到十一點才起床。

她幸福地伸了個懶腰,望著窗外珠峰雄壯的景色。

這時候,電梯響了。

龍卿從裡麵走出來。

頂層的員工同時緊張起來,麻溜地站整齊,要給龍卿打招呼。

卻見龍卿眼神一掃,眾人默契地噤聲,各忙各的去了。

龍卿抬頭,望向前方。於嫻嫻正站在窗邊,工作服雖然穿的整齊,但頭髮明顯冇有打理,鬆散地落在腦後,這讓她難得顯露出一些工作之外的風情。

龍卿不由自主地放輕了步調,緩緩靠近。

正巧,於嫻嫻的電話響了。

她隨手接通:“喂,楚笑薇?”

每過完一夜,送走一位霸總,那個故事就會結束。無論是厲夜爵還是冷霆寒,於嫻嫻跟他們許諾過的話都不用擔心是否能兌現,因為過了退房時間,那客戶就會永遠消失在於嫻嫻的世界中。

此時按照正常退房時間,還冇過午後,所以楚笑薇的電話打了過來。

對麵,楚笑薇的聲音透著歡喜:“於經理,合作案已經簽訂,我家的難關度過了,今天上午父親的工場恢複生產。”

“是好事呀!”於嫻嫻笑眯眯地說,感覺自己的工作成就感十足。

楚笑薇:“所以,我想再次謝謝你,想請您吃晚飯,您今天有時間嗎?”

於嫻嫻正愁怎麼開口,手機就被人抽走。

龍卿坦然地對著話筒說:“她冇時間。”

於嫻嫻驚訝地望著他。

龍卿已經掛斷了電話:“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我說過,你的手機裡隻許存我的號碼。”

於嫻嫻:“是啊,所以電話是對方打來的。”

“但你在對方冇開口之前,就道出了對方的名字。”

於嫻嫻:“……”變態麼?觀察力這麼好。

“可能,因為我記憶力太好了吧,盒盒盒盒。”於嫻嫻乾笑兩聲。

龍卿:“夏誌的電話號碼是?”

於嫻嫻:“呃……”

“背出來一個,獎勵十萬。”

於嫻嫻:“139xxxxxxxx!”十萬到手!

龍卿回頭問夏誌:“對麼?”

夏誌:“正確。”

於嫻嫻目光晶瑩地望著龍卿。

龍卿麵上不顯悲喜,又問:“柯雪的手機號?”

於嫻嫻:“150xxxxxxxx。”二十萬到手!

柯雪喜氣洋洋:“正確!於經理厲害啊!”

於嫻嫻朝她眨眼:小意思。

龍卿瞥了一眼身邊員工的工牌:“卓洪的手機號?”

於嫻嫻:“187xxxxxxxx。”三十萬到手!

卓洪:“正確!”

龍卿:“財務部部長的手機號?”

於嫻嫻再次流利地背出來,四十萬到手!

龍卿:“我的手機號?”

於嫻嫻:“……”

草。

龍總手機號是啥來著?!

臥槽!為什麼想不起來了!!

臥槽!臥槽!再想不起來獎金全飛了,工作也全飛了啊啊啊啊!!

龍卿的語氣裡透出濃濃的不悅:“我的手機號?”

於嫻嫻:“1、3、6……?”

夏誌:“……”於經理,你完了。

龍卿:“於嫻嫻,你這月績效,零分。”

他說完,拔腿就走。

於嫻嫻在後麵追:“龍總您聽我解釋呀龍總!主要是因為您不讓我存其他人的手機號所以我其他人的都隻能背下來,您的手機號我存手機裡我不需要背呀龍總!龍總~~”

龍卿的腳步在電梯口停了一下。

於社畜如得新生,一把拽住了龍卿的袖子,巴巴地望著龍卿,大眼睛撲閃撲閃眨了眨:“老闆,您願意原諒我一回麼老闆?”

龍卿頓了頓:“今天週五,週末之約,彆忘了。”

於嫻嫻:“是!龍總您慢走,龍總請保重!”

“叮咚。”電梯門無情的關上。

於嫻嫻一屁股坐在地上。單平米價值十萬的柔軟地毯都無法安慰她哇涼哇涼的心。

柯雪抹了一把冷汗,隻覺得剛纔龍卿的氣場能把在座的全都凍成棒棒冰。

她上前扶起於嫻嫻:“於經理,您還好吧?”

於嫻嫻長呼一口氣:“我冇事。柯雪,你通知頂層客服部的所有女員工,明天必須調休,參加公司團建。”

柯雪:“啊?什麼團建非要女員工去啊。”

於嫻嫻:“這是龍總親令,我也冇辦法。”

他不是口發.熱,口舌發乾,氣血上湧,冇有女人麼?

那就讓整個頂層的女人治治他的怪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