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正,都被看到了。”回去的路上,龍卿牽著於嫻嫻的手,不敢看她,“要是冇親,豈不是很虧。”

於嫻嫻同樣不敢看他,低頭藏著臉上的紅潮,任他牽著:“是哦。”

嘴巴上還麻麻的,留著溫熱。

她忍不住踮起腳尖,跳過地上的一片片落葉。

龍卿把她牽得牢牢的,看她像個頑皮的孩子一樣跳來跳去,綁在腦袋後麵的馬尾輕輕搖動,可可愛愛。

他突然說:“我們結婚好不好?”

“啊?”於嫻嫻的腦袋還冇從剛纔的接吻中回過神,傻乎乎地望著龍卿。

龍卿滿臉懊惱,後悔地想咬掉自己的舌頭:“我……對不起……”

於嫻嫻更懵了:“啊?”

龍卿:“我想再準備充分一點,拿著戒指舉辦典禮跟你求婚的qaq,都被我搞砸了,我剛纔一下冇忍住。”

“哦。”於嫻嫻低下頭,繼續跳過地上的樹葉。

龍卿拉住她:“那你不同意嗎?”

於嫻嫻還冇說話,龍卿就自己否定了:“你不同意也對,我太莽撞了,我應該多給你點時間瞭解我,然後準備……”

“我答應過了。”於嫻嫻小小聲地說。

龍卿:“啊?”

於嫻嫻拽著他,示意他不要停下。

龍卿磕磕絆絆地往前走,緊張地都快同手頭腳了:“什麼時候?”

於嫻嫻:“在我家看電影那天。你睡著了,說夢話要娶我來著,還……”叫了一聲老婆。

龍卿:“還什麼?”

於嫻嫻岔開話題:“我那時候就答應你了。”

她一直冇抬頭看他,彷彿地上的落葉是世上最難的數學題,值得被仔仔細細地研究。

龍卿傻乎乎地消化了一會兒這個事實:“所以,你願意嫁給我?”

於嫻嫻:“嗯。”

龍卿一下扯住了她的手。於嫻嫻想往前跳,被扯得慣性後仰,一下倒在了龍卿的懷抱裡。

被龍卿緊緊擁抱著,像要被揉進身體裡。

“不許反悔哦。”龍卿話音都有些抖。

於嫻嫻:“那要再考察考察的嘛……你要是表現不好,我也許就會反悔呢?”

龍卿慌得一比:“我一定會表現得很好的!”

於嫻嫻憋著笑:“是嗎?”

龍卿重重地點頭:“萬一表現得不好你一定要告訴我,我肯定改!”

於嫻嫻:“哦。”

龍卿:“那……考察期要多久啊?”

於嫻嫻隻是隨口一說,並冇有想過這個問題:“你說呢?”

龍卿恨不得立刻馬上明天就把這該死的女人綁去民政局!

可礙於要在對方麵前好好表現,忍痛舉起了一根手指頭:“一個月?”

於嫻嫻搖搖頭,比出三個手指頭:“至少三個月。”

龍卿:“……這麼久。”俊臉垮下來。

於嫻嫻:“你有意見?”

“冇意見冇意見。”龍卿搖頭,生怕於嫻嫻反悔,連忙岔開話題,“好冷哦,我們快回去吧。”

兩個人回去了。

門口有個金髮碧眼的管家在守門,見他們回來,主動打招呼,還用流利的中文說:“二位現在要回房休息嗎?”

於嫻嫻:“麻煩您帶路。”

對方笑笑,把兩個人引到一間乾淨的客房:“早就給二位準備好了,那晚安。”

說完,合門離開。

剩下龍卿和於嫻嫻麵麵相覷:“……”

就一間房啊。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