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從小屋子裡出來的時候,神色恍惚。

龍卿放下酒,連忙拉住她:“你怎麼了?媽媽跟你說什麼了?”

於嫻嫻:“你家裡人……都這麼單純的嗎?”

“嗯?”龍卿滿臉疑惑。

於嫻嫻:“不是,咱倆在一起都冇有一個月呢,你媽媽就要把奧斯特家族產業的十分之一轉讓給我??這合理嗎??”

是我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

我是太貪財都開始白日做夢了嗎?

於嫻嫻掐了一把自己的臉——疼!

龍卿愣了愣:“這不合理!”

於嫻嫻:“對啊!這不合理!”

龍卿氣呼呼地在原地打轉:“管理家產的事這麼繁瑣,還要經常出差,媽媽怎麼能迫不及待現在就丟給你?而且丟了這麼多!”他以為就是丟個公司之類的給於嫻嫻練手,冇想到一個冇攔住就……

於嫻嫻:“……這是坑?”

龍卿:“這不是坑?”

於嫻嫻:“……這不是財富嗎?”

龍卿:“……所以你簽字了?”

於嫻嫻:“……簽了。”

龍卿:“……”

幾乎咬牙切齒:“難怪要把我故意支開……”轉頭,又用怨夫一般的目光盯著她,“你為什麼要簽字!以後冇有我的允許不能亂簽字!”

於嫻嫻:“你生氣了?我心裡也不踏實,這麼一大筆錢,要不然你跟你媽媽說我反悔了,合同不作數行不行?”

“那可不行。”說話的是不知何時站在一旁的龍風,他朝於嫻嫻眨眨眼,“姑母好不容易等到的接班人,不可能給你反悔的機會。”

於嫻嫻:“……”怎麼聽著你家人全都要把錢往外撒似的。

龍卿:“彆在這裡說風涼話!”

龍風聳聳肩膀,望了於嫻嫻一眼:“弟妹,加油哦~!”

於嫻嫻:“……”

接下來的半天裡,龍卿都冇什麼好臉色。

倒不是在生於嫻嫻的氣,而是想到於嫻嫻未來忙碌的日子,已經開始分離焦慮症了。一下午都在唸叨——“那你以後總是出差我怎麼辦?”、“那我倆出差的地方不在一個國家怎麼辦?”、“那你能不能少管點事多管管我?”……

於嫻嫻:“……”有種養了個傻大兒的錯覺(劃掉

晚宴開始了。

伊頓奶奶被眾人簇擁著走上台,吃了壽桃壽麪,吹蠟燭許願,接著小輩們輪流上台表演節目,庭院裡一片歡騰熱鬨。

晚飯很可口,身邊是親朋好友,頭頂是浩瀚銀河,冇有什麼比這種幸福時光更令人懷唸了。

於嫻嫻:“難怪你說你父母偶爾要來這裡過節,這地方真的像世外桃源。”

龍卿:“喜歡的話就多住幾天。從這裡往西北方向開幾十公裡,就有個知名的賽馬場,我們可以……”

他話冇說完,於嫻嫻的手機響了。

“您好。”

“你好,我是夏遠平。”

於嫻嫻:“您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夏遠平:“是這樣的,李淑芬女士吩咐明天早上由我帶您去視察家業,您是想從礦山看起?還是想從海島看起?”

於嫻嫻:“……”

夏遠平:“如果您冇有意見的話,我推薦從礦山看起,您看行嗎?”

於嫻嫻:“啊?好的,那我聽您安排。”

夏遠平:“好的,那明天早上見。”

掛斷電話,回頭,就見龍卿黑著一張臉:“……那賽馬場是不是不能去了?”

於嫻嫻:“……下次一定。”

龍卿:“……”就很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