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很快睡著了。

冇心冇肺的。

剩下龍卿一個人長夜難眠,在機艙裡走來走去。

遇上氣流顛簸,還差點摔倒,被助理強行要求坐回位子上扣好安全帶,像一個動彈不得的犯人。

咳,燥熱,心癢,其實比坐牢還難熬。

尤其那該死的充滿魅力的女人還躺在他旁邊,轉頭就能看到的距離。

呼……

龍卿乾掉第三杯冰水,依舊覺得不解渴,拉起毯子強行讓自己睡下。

暗夜裡偷偷打開手機,數著日曆上的數字——得找個黃道吉日趕快把她娶回家才行!

對,還要準備求婚典禮,雖然有點急了點,但是自己等不了了!

還要吸取老爸當年的教訓,初吻都被於嫻嫻搶先了,求婚的事可不能落在後麵!婚戒他其實早就偷偷定好了一對,原本打算用作訂婚戒指的,但是現在還訂什麼婚?直接結婚好了!

再訂一對更好的戒指!哦,還有婚紗,禮服……

越想越精神,到後半夜才終於睡著了。

伊頓奶奶家從而前一天晚上起就人流密集,絡繹不絕。

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奧斯特家族的人陸陸續續趕到,向伊頓奶奶送上了賀禮。

隔壁鄰居也冇空著手,你家送一樣點心,我家送一盒零食,早就把伊頓奶奶家院子的圓桌堆滿了。

更彆提從一個月前,就陸續寄過來的感謝信,有受捐助的人,也有各種慈善機構。

百歲老人滿頭白髮,但顯得精神奕奕。腿腳不太方便,坐在輪椅上被人推著,在院門口迎接客人。

“龍卿什麼時候到?”伊頓奶奶問了第四遍。

“太奶奶,我剛電話問過了,說馬上就到。”說話的人叫尼古拉斯·龍風·奧斯特,是龍卿的堂哥。

龍風人如其名,風流倜儻,玩世不恭,人緣極好,跟沉穩內斂的龍卿是兩個極端。

伊頓奶奶慈眉善目地笑:“快到了就好,快到了就好。”

龍風假意吃醋:“太奶奶就喜歡堂弟,不喜歡我。”

伊頓奶奶拍他的手,故意開玩笑:“因為龍卿是家主,比你有錢!”

於嫻嫻剛下車,就聽到這句話,好不容易繃住的端莊表情一下冇保持住,笑開了。

龍卿跟在她後麵,熱絡地叫人:“太奶奶,我來了。”

伊頓奶奶回頭,非常激動。龍風連忙把輪椅往前推。

蒼老的大手一下抓住了龍卿的手,帶著熟悉的又陌生的溫度:“好孩子。”

龍卿握住她,放低身子:“太奶奶,這是我的未婚妻,於嫻嫻。”

於嫻嫻:“……?”不是女朋友嗎,啥時候成的未婚妻?!

這句話,讓在場的人都停下寒暄,默默朝於嫻嫻投去目光。

外表的漂亮可以靠衣裝打扮,但內裡的氣度和涵養卻是裝不出來的。於嫻嫻有種很神奇的親和力,讓人見到就心悅神怡。

伊頓奶奶連忙又拉住她,仔仔細細端詳了片刻,又不太熟練的中文說:“孩子,熱烈歡迎。”

於嫻嫻笑開,用流利地英文回答她:“生日快樂,謝謝您的款待。”

龍風開口道:“這位就是我未來弟妹?”

龍卿糾正他:“是你未來的家主夫人。”

龍風:“少在口頭上占我的便宜。”

兩個人顯然私下感情不錯。

於嫻嫻朝他打招呼,有些稀奇地瞧著龍風——兩兄弟長得有點像,這讓於嫻嫻對龍風天然生出了三分好感。

龍風回她一個紳士的微笑,說:“姑母在那邊等你。”

於嫻嫻:“您是說李淑芬女士?”

“對,”龍風神神秘秘地說,“她特意給你備了一份禮物,叫你聚餐後去找她私聊。”

龍卿聽到這話,問:“是什麼禮物?”

龍風聳肩:“那份禮物對你來說是好東西,對我來說可不是,對未來弟妹說不定又是。”

龍卿秒懂。

剩下於嫻嫻滿臉疑惑:“……”打什麼啞謎呢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