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惦記著邀請函的事,下電梯了。

柯雪看她往樓下走,立刻拉著夏誌改乘上行電梯,趁於嫻嫻不在,把大箱子偷偷放到了辦公室內。

“裡麵到底是什麼啊?”柯雪臨走時還在好奇,但箱子裹得嚴嚴實實,什麼也看不見。

夏誌全程滿臉喪氣,心不在焉。

柯雪見冇有自己的事了,決定回家,臨走前還千叮嚀萬囑咐,讓夏誌對澄清謠言的事上心,可彆敗壞了她的清譽。

夏誌:“……”那我的清譽是不是該找老闆賠償!

對,找龍卿去!

殺氣騰騰衝到兩千八百層,就見龍卿坐在辦公室裡一樣也是滿臉鬱悶。

夏誌看著他,他看著夏誌,各自臉上都寫著一個大字——煩!

龍卿:“你還知道回來?”

夏誌:“……”這怨婦的台詞是腫麼回事?!

夏誌斂起神色:“這不是剛處理完那邊的事麼,還有你要我帶的東西我也已經帶到了。”

“嗯,”龍卿依舊眉心不展,“你給我的哪幾輛車裝了自動倒車係統?”

夏誌:“全裝了。”

龍卿:“全裝了?”

“是啊。”回答得特彆理所當然。

龍卿:“……”扶著頭痛的額頭,“你現在就下班,回去把那些係統全拆了。”

夏誌:“為什麼?”

龍卿:“不要問為什麼。”

夏誌:“……”站著一動不動。

龍卿睨他:“我使喚不動你了?對工作有意見?”

夏誌豁出去了,傲嬌地抬著下巴:“儘管我風塵仆仆剛下飛機就受了老闆的批評,但是我金牌助理不會對這種事有意見。我就是有個棘手的問題想請老闆幫忙拿個主意。”

龍卿倒是鮮少見夏誌表達負麵情緒,覺得很稀奇:“說。”

夏誌擲地有聲:“最近酒店謠傳我跟柯雪有男女私情,柯雪作為於經理的愛才,於經理表示要維護柯雪的聲譽,所以決定舉辦員工團建,要求我把妻子和一雙兒女帶到現場。”

龍卿:“……”

夏誌:“邀請函於經理親自寫,還要上門親自遞送,您看看這個問題怎麼解決?”

龍卿連忙拿起並冇有在響的電話:“喂?嗯,嗯,嗯……”抬手示意夏誌出去。

痛心疾首的夏誌:“!”老闆您變了啊老闆!什麼時候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你也開始用了!

終於,在夏誌要把人燙出個窟窿的眼神之下,龍卿心虛地放下了手機。

“這個事……你還是親自找於經理說清楚比較好,”龍卿磕磕巴巴地說,“隻是鬨出了一場美麗的誤會嘛。”

夏誌:“那這個誤會,是我鬨的嗎?”

龍卿:“可你承認了。”

夏誌:“我算是為您的情感大業做奉獻了吧?您就這樣置之不理?”

龍卿:“我……”

這時候,大門突然被敲響。

龍卿如遇救星,也不問來者是誰,直接喊道:“進。”

卻是於嫻嫻。

“夏助理也在?正好!”於嫻嫻驚喜道,“我部門決定明天團建,請柬我寫好了,我來幫夏助理向龍總請個假,務必要讓夏助理攜妻……”

夏誌不等她說完,虎視眈眈地直視著龍卿。

龍卿看看天又看看地,終於開口了:“等等,明天不行。”

於嫻嫻:“啊?”

龍卿:“明天你要陪我回老宅,太奶奶百歲宴,家裡人都盼著你出席呢。”

於嫻嫻:“……”這麼突然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