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自己動了起來。

方向盤向左打死,360度探頭自動探路,僅用了三十秒,就把龍卿好不容易開出來的車子倒回了庫中。

哈。

龍卿臉都黑了。

於嫻嫻坐在副駕駛,目瞪口呆。愣了幾秒,冇忍住,爆發出特不淑女的笑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雖然我是當事人但是為什麼這麼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草!

以後老孃接吻的時候這該死的“倒車請注意”不會變成bgm自動在心裡播放吧草!

吉米:“入庫完成,下車前請注意觀察路況,謝謝!”

龍卿:“……”

於嫻嫻試圖緩解尷尬:“噗。這東西挺高級啊,以前怎麼冇用過?”

龍卿:“是夏誌剛裝上的。”

於嫻嫻:“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對不起我不想笑的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龍卿:“……”默默把這該死的智慧係統關掉,重新啟動車子。

於嫻嫻一路都在笑,上氣不接下氣。

終於快到酒店了,龍卿把車子停好:“你先上樓吧,我要去前麵服務中心把這個係統拆掉。”

於嫻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不容易止住的笑又開始了。

她抹著眼淚下車,目送龍卿繼續往前開,進了酒店的4s服務中心。

於嫻嫻轉頭進電梯。

她今天冇穿工作服,休閒的大衛衣和套頭帽,把她裹得嚴嚴實實,因此電梯裡的人冇能認出她。

幾個人在前麵竊竊私語:“你們聽說夏助理的最新勁爆訊息了嗎?”

於嫻嫻連忙豎起耳朵。

——“聽說夏助理隱婚生子,他妻子就是我們酒店的同事柯雪!”

於嫻嫻:“噗。”

有人回頭看她。

於嫻嫻連忙拉低帽簷,擋住臉。

那些人嘀嘀咕咕又說了些什麼,但是聲音放得很低,於嫻嫻冇聽清。到一百多層他們就下了,讓於嫻嫻大呼遺憾。

到了頂層,樓上果然有不少工人來回巡檢,有條不紊。

毛佳盼跟在老員工後麵,學著把角角落落的東西登記造冊。

“毛佳盼。”於嫻嫻叫她。

“於經理?今天您不用來的。”毛佳盼抱著筆記本跑過來。

於嫻嫻:“我來隨便看看。柯雪呢?今天休班?”

毛佳盼:“不是的,今天她值班我休班,但是她說今天夏助理回來,她要去機場接機。我正好想看看巡檢是什麼樣的,就跟她換班了。”

於嫻嫻:“夏助理回來她為什麼要去接機?有什麼必然的聯絡嗎?”

毛佳盼:“這有什麼不好懂的,很顯然他倆在談戀愛呀!”

於嫻嫻:“不可能。”她記得龍卿跟她說過,夏誌與妻子感情甚篤,曆經波折才走到一起,如今生了龍鳳胎,正是一家四口幸福美滿的時候,怎麼可能跟柯雪談戀愛?

再說,柯雪人品很好,也不可能是那種插足彆人婚姻的渣女呀!

這事說什麼她也不信。

毛佳盼:“怎麼不可能?那夏助理和柯雪姐有感情,全公司都知道的呀。”

於嫻嫻:“……總之不是真的,謠言止於智者,你還是彆亂說了。”

“哦。”可夏助理對柯雪姐就是不太一樣嘛。毛佳盼抿了抿嘴,把後半句嚥下去了。

於經理在這方麵是個感覺遲鈍的人,還是不要跟她爭執了。

於嫻嫻:“你繼續觀摩吧,有什麼不懂的也可以問我,順便幫我監督一下工人一定要把管道排查到位。我先回辦公室了。”

毛佳盼:“好的。”

與此同時,剛剛抵達機場的柯雪恰巧跟夏誌碰麵了。

夏誌把手裡又沉又大的箱子放下:“重死我了。”

柯雪:“到底是什麼東西還要我過來偷偷運走?”

夏誌神秘地眨眨眼:“是龍總給於經理準備的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