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初吻這件事,坦白說龍卿在腦子裡預演過無數次。

根據戀愛秘籍,以及夏誌偷偷推薦他惡補的各種偶像劇清單,他幻想過以下各種場景的吻:深夜寂靜的花園、傍晚約會的告彆、月色皎潔的迴廊、氣氛絕佳的摩天輪或者某次不小心摔倒了他抱得美人滿懷等等不下數百種場景。

然而這數百種場景絕對不包含川菜館裡喝醉了的於嫻嫻,以及一個雙下巴圓滾滾慈眉善目的觀眾——川菜館老闆。

龍卿一把抱住了於嫻嫻,順勢捂住了她硬要湊上來的嘴巴,對老闆尷尬笑了笑:“哈,您見笑了。”說著,拿出了那張vvvip黑卡。

老闆擺擺手:“先生,這種卡本店隻有一台pos機能刷,不巧今天壞了,要不然您先回去,下次來吃飯的時候一起買單吧。”

龍卿架著於嫻嫻不方便,也就承了這個情:“謝謝,那我先帶她走了。”

他把於嫻嫻扶起來。

於嫻嫻倒是乖巧,任他扶著,隻是眼睛亮晶晶地一直盯著龍卿看,也不說話,就是笑。

龍卿:“當心腳下。”

然而於嫻嫻壓根冇打算看路,即便被龍卿扶著,還差點摔倒。

龍卿無奈歎了一口氣——本來不想這麼高調的來著——把於嫻嫻打橫抱起來,眾目睽睽之下走出了餐廳。

身後還有餐廳客人善意的起鬨:“哦~”

餐館老闆站在後麵,覺得臉紅的龍卿很有意思,忍俊不禁。

車子送去維修了,但壓根也不用龍卿打車。

他抱著於嫻嫻往路邊一站,不知何時潛伏在周圍的陸虎就默默把車開了過來:“龍總。”

車門打開,龍卿抱著於嫻嫻進去。

陸虎抿著笑意,把升降板打開,隔絕了前後排的視線。

於嫻嫻樹袋熊一樣掛在龍卿脖子上,酒氣十足:“mua~”

親到了一嘴空氣。

其實她是想親親眼前這位大帥哥的,但是車子顛了一下,冇對準。

“不算,再來。”於嫻嫻氣鼓鼓的,望著眼前三個重影的龍卿,左右搖頭,“你、你彆亂動。”

一動也冇動過的龍卿:“……”

“mua~”這下,於嫻嫻親到了右邊的空氣。

龍卿:“……”

於嫻嫻指著右邊的空氣:“你、你就站這兒,你彆動!聽到冇,彆動!”

龍卿:“……”默默把頭往右移了移。

緊接著,於嫻嫻探頭“吧唧”親了一口左邊的空氣。

龍卿:“……”哈。

龍卿又好氣又好笑,把於嫻嫻的腦袋扶住:“於嫻嫻?”

於嫻嫻:“啊?”

龍卿:“你……”

於嫻嫻壓根聽不到他在說什麼,隻覺得大帥哥的身影終於不再亂晃了:“停!”

龍卿僵直了身子,還冇反應過來,就感覺耳畔癢癢的,是於嫻嫻的頭髮掉在了他的臉側。

緊接著,屬於女孩子柔軟的香氣就撲麵而來,嬌嫩的唇一下印在了他的唇上。

轟——世界轟然炸開。

蜻蜓點水的一個吻,帶來的酥麻感卻一下傳遍了全身,龍卿隻覺得自己頭暈暈的,大腦一片空白,隻剩下唇邊的那一抹柔軟的觸感,提醒他這一切不是在做夢。

然而美妙的感覺隻持續了幾秒鐘,白駒過隙。

“啪——”於嫻嫻又一把推開了龍卿。

她力氣本來就大,龍卿被推得往後仰,腦袋撞到車窗玻璃上,發出沉悶的“咚”一聲。

前麵的陸虎連忙降下隔板,就見於嫻嫻指著龍卿大罵:“呔,小流氓~!”

而龍卿一臉懵逼地望著於嫻嫻,嘴巴上還印著……鮮紅的唇印。

於嫻嫻:“你大膽!竟然輕薄本宮!”

龍卿滿臉的震驚化為委屈,幾乎咬牙切齒:“你、明明是你主動……”

陸虎:“……”趕緊把隔離板重新升起來,假裝啥也冇看見。

於嫻嫻指著龍卿還想說什麼,咕嘟了一下,一腦袋紮到了龍卿懷裡,睡得又香又沉。

龍卿:“……”

還能怎麼辦?還不是隻能選擇原諒她?

默默把於嫻嫻的腦袋擺成更舒服的位置,自己甘願當個人形靠枕,坐著一動也不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