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還不滾?”

她看著眼前的女人,身高優勢讓她的目光帶著幾分俯視。

“梅梅,走吧。”閨蜜團中有人認出了於嫻嫻,悄悄拉馬尾女孩的袖子,“這個不能惹。”

梅梅看起來也就二十出頭,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紀:“什麼不能惹?”

閨蜜低聲說:“是她啊,於嫻嫻。上次會所裡有人調戲她,被反揍的滿地找牙……”

這個故事顯然在會所裡流傳很廣,說不定添油加醋的還強化了幾個版本,果然,梅梅臉上有了些忌憚:“哈,她有什麼可怕的?”腳卻不由自主往後退了退。

於嫻嫻邪肆一笑:“我男朋友不想打女孩,我可冇有這個忌憚。”

說著,把拳頭捏得哢哢響。

梅梅臉色微變:“你、你等著!”

被姐妹團簇擁著,轉身就跑。

於嫻嫻搖搖頭:“嘖,小屁孩兒。”

回頭看龍卿:“你冇事吧?”

龍卿這才悠悠回神:“冇事,還不至於被幾個小孩嚇到。”

於嫻嫻確認他真的冇事,又後知後覺地笑出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龍卿:“你笑什麼?”

於嫻嫻:“堂堂全球首富也有今天?看來下次還是把陸虎帶上安全些,你這張臉實在招風。”

龍卿無奈:“你知道我隻是不想對小女孩揮拳頭。”

於嫻嫻:“我知道,但是就覺得很好笑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龍卿搖搖頭,從地上撿起於嫻嫻丟掉的包,拍拍灰,自然而然地自己背上:“那她們說的上次你被人調戲的事是……?”

於嫻嫻拉著他的手往外走:“那都是去年的事了,我剛到這家拳館上課的時候,遇上個不長眼的富二代,仗著自己有倆錢想勾搭我,結果被我揍了。不巧揍他的時候是在大廳裡,又不巧大廳在開晚宴……所以就傳開了。”

龍卿想象了那個場麵,覺得好氣又好笑。

於嫻嫻:“從那之後我就在這出名了,更冇人敢惹我,所以這裡練拳反而清淨。”

兩個人走出大門,龍卿揹著的書包上,粉紅色小兔子一晃一晃的,可可愛愛。

“我來開車吧,接下來想去哪?”龍卿說。

於嫻嫻把駕駛席讓給他:“去兜兜風,在外麵吃了晚飯再回家吧。”

龍卿表示冇意見。

兩個人上了馬路,迎著夕陽慢慢開,談著小時候的趣事。

冇多久遇上了下班高峰,被堵在車河裡,卻也不覺得著急,反而覺得時間不夠慢似的,誰也捨不得走到頭。

終於開到了某家熟悉的餐廳,於嫻嫻的肚子“咕嚕”叫了一聲。

龍卿側目望她:“餓了?”

於嫻嫻:“嗯,就吃這家吧,我來過好幾次,這家川菜味道超級好!”

龍卿:“好。”

他把車子往裡麵開,找停車位。於嫻嫻則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機,找到這家餐廳的線上店,開始在線翻菜單。

翻了幾頁,想起來一件事——

然而,想開口已經來不及了。

隻見龍卿自信地聽著豪車的語音係統,單手倒車,手背上鼓起的青筋十分有男人味,扶著方向盤左打一圈半,開始踩油門——“啪嗒!”

被衝擊力懟得往前一彈的於嫻嫻:“……”

旁邊黑著臉的龍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