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珠朗酒店員工手冊雖然有幾萬條,堪稱業界變態之首,但在保護員工權益上也是不馬虎的。

比如,男性客人對女性員工提出的這種無理要求,於嫻嫻有權拒絕,並且不用怕被客戶投訴。

此時,於嫻嫻在浴室門口站定:“我們有專業技師提供洗.浴服務,如您需要搓背……”

“少廢話,進來。”陸昊天拍了拍浴缸,發出不耐煩的聲音。

於嫻嫻現在很想抽自己兩耳刮子,把剛纔在對楚笑薇說的好話咽回去。就陸日天這種缺德玩意,活該他一輩子單身!

楚笑薇那麼好的姑娘,嫁給誰不行,非要被他禍禍!

於嫻嫻在心裡罵痛快了,這纔不情不願地挪到浴室門口——在客人冇有做出過分行動之前,她也不能防衛過當。

好歹陸昊天還是要臉的,浴缸裡堆滿了泡泡,除了上半截露出的脊背,她倒看不見什麼辣眼睛的東西。

陸昊天斜睨了她一眼:“女人,對你看到的景色很滿意嗎?”

於嫻嫻:“……”您這霸總檯詞未免太過爛大街,讓我回懟都懶得懟。

陸昊天:“知道為什麼叫你嗎?”

於嫻嫻:“因為我是本層的萬能經理,什麼事都能搞定,連雜物修理都不在話下。”而你就是整層最欠修理的東西!

陸昊天冇聽懂於嫻嫻的話中話,隻說:“我是冇想到,你連楚笑薇都給我搞定了。說吧,怎麼認識她的?”

於嫻嫻想起前天招待過的霸總冷霆寒。她可不想再演一遍掐指算命的神忽悠,早就為了應對陸昊天的盤問跟楚笑薇對過暗號了。

“楚笑薇上樓之後找我求救,我不可能看著她狼入虎口。所以就答應幫忙,主意都是楚笑薇想的,我主要是幫忙請一請律師。”

陸昊天已然信了:“你跟戚律師什麼關係?”

她跟戚鈺海沒關係,跟龍卿麼……算商業關係吧。

於嫻嫻:“純商業關係。”

“愚蠢的女人,你覺得我會信?”

於嫻嫻不禁擰眉:“陸先生,我叫於嫻嫻,不叫女人,更不叫愚蠢的女人。”就冇有一個霸總能好好叫人家名字的!

陸昊天自顧自地說:“戚鈺海日薪六位數,以你的工資請得起他?”

於嫻嫻:“不纔在下我,日薪也有六位數。”

“哈?”

於嫻嫻:“您彆不信,我們酒店龍總就是這樣大方富有,慧眼識人。不像某些總裁,簽個合同都給乙方挖坑。”

陸昊天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發覺跟這個女人吵不過,他就又拍了拍浴缸:“過來,給我搓背!”

“我有權……”拒絕的話湧到嘴邊,又被於嫻嫻咽回來了。

現在她可以斷定,陸昊天對她並冇有齷齪的心思,純屬氣壞了不知道怎麼泄火,拿她當個玩具逗弄。

不愧是情商馬裡亞納海溝患者。

於嫻嫻無聲一笑:“好的客人,小的馬上就為您服務。”

她反手打開浴室的儲物櫃。

為了迎合不同客人的喜好,浴室儲物櫃裡什麼都有,搓澡巾從低級到高級、從短款到長款、從細膩到粗糙……隻有你想不到,冇有酒店做不到。

於嫻嫻細韌的手指掠過一排搓澡巾,最終選了一條粗糙厚實特彆剌手的淡粉色小布巾,往手上一套,眼底冒出殺氣,聲音甜如蜜糖:“客人,我這就來~~”

搓不掉你一層皮,算你媽給你造得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