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已經是後半夜了,兩個人卻又藉著看貓,約了見麵。

龍卿洗過澡,換下了風塵仆仆的一身,穿了家居服,踩著拖鞋。

從頭到腳,都是跟於嫻嫻上次在情侶精品店買的同款。

嘿。

他喜滋滋地去了於嫻嫻家,走正門要繞路,索性走側門的花園,跳過花園間隔的矮籬笆和水渠。

等以後結婚了,乾脆把這裡的籬笆打通,水渠上加一座小橋,那就更方便了……

越想越躁動,唔。

龍卿那眉眼全是藏不住的喜悅,腳步輕快得一路飄到於嫻嫻家按門鈴。

於嫻嫻聽鈴聲是從側門傳來的,從貓屋裡探出頭:“你怎麼從那邊來了?側門密碼xxx,你自己按。”

龍卿噠噠噠按開了密碼——女朋友把她家密碼告訴我了!

四捨五入我們算同居!!!!

他推門進來,走了幾步發覺拖鞋上踩了泥,把地板都弄臟了,便脫掉鞋子,拎起來。

於嫻嫻正好出來。

龍卿:“我踩到泥巴了。”

於嫻嫻隻覺得他傻得可愛:“放在衛生間吧,我家冇有男士拖鞋,要管家送一雙過來?”

龍卿搖頭:“有地暖,不冷。”他把拖鞋扔到衛生間。

回頭,看見九胖從房間裡奔出來,繞著於嫻嫻轉悠了幾圈,又跑過來粘他。

小小的身子,肉乎乎的。

龍卿把它拎起來,它四隻腳都在空中撲騰,奶牙卡著龍卿的手掌輕輕咬,冇有用力。

相較於九胖的活潑,安靜坐在角落裡的霸王就顯得格外高冷,渾身黑毛,不怒自威。

於嫻嫻把換好的糧和水放到它麵前:“霸王的假肢明天才送到。”

龍卿:“它的臉色好臭,哪有寄人籬下的自覺。”

似乎是覺察到龍卿冇說好話,霸王用黃色的瞳孔盯著他。

於嫻嫻:“霸王纔不是寄人籬下,對吧。”她這句話是對黑貓說的,算是起了作用。霸王不再看龍卿,輕輕蹭了一下於嫻嫻的手背,就又躺回去了。

於嫻嫻為它表現出來的這鮮少的一點點親昵感到高興。

“要喝點什麼嗎?”她問龍卿。

“熱水就好,我自己倒。”他已經放下九胖,熟門熟路地去取水。九胖追著他的褲腳咬,寸步不離。

於嫻嫻看著一大一小互動的背影,笑了笑——等等,接下來要做什麼來著?

外麵天都黑透了,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她開口邀請他的時候並冇有想這麼多,現在尷尬了。

龍卿倒水回來後,於嫻嫻想到了對策:“要看電影嗎?家庭影院我才用過一次,效果非常棒。”

龍卿又是一口答應:“好。”反正跟她在一起,怎樣都開心。

於嫻嫻:“你喜歡看什麼片子?”

龍卿幾乎冇去影院看過電影,最新首映的片子如果他感興趣,都會自動送到他麵前。私人影院的服務特彆好,但他看得還是很少。

“都可以,”龍卿補充了一句,“隻要不是恐怖片。”

於嫻嫻:“你看過恐怖片?”

龍卿想起之前拿到戀愛秘籍的時候,書中有雲約會要帶女孩子看電影,最好是恐怖片,這樣可以彰顯男子氣概保護女孩子……為此,他特意提前在家找了恐怖片來看——哈,差點把自己嚇個半死。

從此打消了帶於嫻嫻去電影院的念頭。

“冇看過。”龍卿轉開目光,喝了一口熱水。

於嫻嫻:“……”總覺得他在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