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心漏跳了一拍。

回頭,入口昏暗的角落裡,龍卿挺括地站在那裡,眼底有舞台上照過來的光,亮晶晶的。

高大威嚴的男人,指點江山,殺伐果決,可落在於嫻嫻眼中卻隻剩下了可愛。

可愛得讓人想衝上去抱住他一通亂rua!

於嫻嫻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

她轉身跑了過去。

龍卿被她衝過來的勁頭嚇一跳,下意識就把手臂打開。

於嫻嫻纖細的身子一下躍進了他的懷抱裡,被龍卿接了個滿懷。

熟悉的香氣衝了過來。

這是同款沐浴露的味道,雖然在自己身上聞不到,但從對方身上聞起來就變得異常明顯。

“唔。”於嫻嫻被抱得雙腳離地,整個人掛在了龍卿的肩膀上,“你怎麼來了?”

龍卿:“說好的三個小時後降落,我提前了二十分鐘哦。”聲音地沉沉的,語尾卻忍不住上揚。

於嫻嫻:“誇誇你。”她笑,要從龍卿身上跳下來,卻被對方緊緊環住不鬆手。

龍卿:“囡囡。”

於嫻嫻:“嗯?”

龍卿:“我想你了。”

於嫻嫻腦袋埋在龍卿的肩膀上:“才離開一天而已。”準確地說是23小時零五分鐘。

於嫻嫻:“我也有億點點想你。”

龍卿:“一點點?”

於嫻嫻:“億點點。”她矜持地玩了個文字遊戲。

從龍卿的肩膀後看去,瞧見有記者滿臉驚訝地望向這邊,於嫻嫻連忙拍拍龍卿的胳膊。

這下龍卿依依不捨把人放下了。

於嫻嫻拉著他往柱子後麵站了站,躲開記者試圖捕捉他倆的鏡頭,又看看時間:“我還冇下班。”

龍卿挑眉:“如果我允許你早退的話?”

於嫻嫻:“那……下班!”

龍卿笑,被於嫻嫻拉著一溜煙兒跑了出去。

另一邊,在兩千層值班的服務員穀峰激動地拿起手機。

他原本負責拍賣,以前收過於嫻嫻的好處費幫她賣麻袋包,今天是因為這層被征用求婚,他便閒了下來。

找到聊天軟件,小窗給潘娜:“娜娜娜娜!!!你猜我看到了什麼!”

潘娜:“?”

她正坐在回家的出租車上,旁邊還坐著柯雪。

她倆今天穿著大裙子在一樓花枝招展的,不容易。於嫻嫻讓她倆早下班。潘娜和柯雪關係不錯,以前是一起入職的,新人培訓期間還睡過上下鋪。

平時因為值班時間不同,她倆難得湊到一起,今天趕巧了,就提前下班姐倆好地去逛街了。

逛到大晚上又去酒吧坐了一會兒,喝得微醺,正在回家路上。

柯雪靠在潘娜肩膀上睡得正香。

潘娜怕手機螢幕太亮刺到她,還刻意往一邊偏了偏。

手機裡穀峰說:“我看到了於經理撲倒龍總勁爆現場!”

潘娜:“……就這?”

穀峰:“這還不夠勁爆?!於經理還嘴硬說她冇有跟老闆談戀愛,這下鐵證了!”

潘娜:“我們早就都知道了。他倆還用隱瞞?戀愛的酸臭飄到大西洋了好嘛!”

穀峰:“……原來我竟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潘娜:“是的。”她發過去一個很困的表情,想要結束對話。

“等等,看來我不得不把我壓箱底的勁爆訊息告訴你了。”

潘娜重新舉起手機:“什麼訊息?”

穀峰:“夏助理隱婚有龍鳳胎的事你知道吧?”

潘娜:“知道啊。”

穀峰:“那你知道他的隱婚對象是誰嗎?”

潘娜來了精神:“不會是我們酒店的同事吧?”

穀峰:“嗬,跟你關係還挺好的。”

潘娜人都坐直了,八卦之光在眼中熊熊燃燒:“誰?誰誰誰??”

穀峰:“柯雪。”

潘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