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策劃得好好的,也讓員工專門看住了東方霸氣和慕容蝶殤,免得壞了她的計策。

鬼知道東方霸氣是從哪裡出來的,竟然聽到了她的綠茶言論!

東方霸氣上前幾步,望見男員工們閃閃發光的光環,大驚失色:“你!你們竟然模仿我的主角光環!可笑,東施效顰!”

不等於嫻嫻反駁,上官琉璃居然站出來:“模仿?他們的光環明明比你的耀眼!就算是模仿,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對。東方霸氣我看錯你了,原來你也隻是個會嫉妒彆人比你優秀的俗人!”烏蘇櫻落說著,轉身就走,“倒追你,我覺得丟臉。”

上官琉璃:“哼,我也是!”

其他幾位女配鶯鶯燕燕地跟上:“等等我們,一起走。”

……

不出幾秒,女配們走得一乾二淨。

於嫻嫻:“……”東方霸氣,你乾得漂亮!

她給同事們使個眼色,示意各位兼職結束。

男同事們馬上抬腳開遛,如蒙大赦。

東方霸氣氣得臉色發黑,眼睛裡是一分高傲和九分怒火:“可笑!這些膚淺的女人!不過如此!走了正好,我可以跟我的小蝶相親相愛,雙宿雙.飛!”

於嫻嫻:“對對對,慕容蝶殤纔是您的官配!”

東方霸氣:“你閉嘴!你這女人暴躁刁蠻,得罪了我還敢在這猖狂?我告訴你,彆以為你有龍卿做主我就不敢動你,等龍卿玩膩了,我讓你從這座城市消……”

“嘎達。”這是於嫻嫻捏拳頭的聲音。

“東方先生,”於嫻嫻笑得親切,“我今天就能讓您從這座酒店消失呢:)”

東方霸氣:“……”

想起被鎖喉的痛,連退幾步,說話都結巴了:“我懶得跟你計較。慕容蝶殤在哪?我要見她!”

於嫻嫻保持著和善的笑容:“慕容小姐早就到了,這邊請。”

她把東方霸氣帶到觀景餐廳的時候,慕容蝶殤正在沉迷第一百零九道甜品的拍攝,連看見東方霸氣來了,

都冇停下拍照的動作。

“東方霸氣?你快看,這裡的甜品實在太美了,配我正好。”她劃著自己的朋友圈,全是今天剛拍的照片,許久愣是冇滑到底。

東方霸氣:“小蝶,你來了怎麼不第一時間找我?”

“啊?你看這個好看嗎?”慕容蝶殤渾然聽不進東方霸氣的話,沉浸在夢幻的餐廳中。

東方霸氣:“好看,你喜歡的話儘管要,我會買單的。”

慕容蝶殤:“東方霸氣,你答應過我,我想要什麼你都給,對嗎?”

東方霸氣握著她的柔夷,眼中是三分霸道和七分深情:“是的,隻要你要,我隻要我有。我東方家族的實力你還不知道?”

“我太喜歡這裡了!”慕容蝶殤忽閃忽閃著大眼睛:“那,你能把這座酒店買下來送給我嗎?”

東方霸氣:“……”

於嫻嫻:“……”您可是真哪壺不開提哪壺,精準踩雷。

慕容蝶殤:“是覺得為難嗎?沒關係,你知道我這麼善良是不會讓你為難的。”

東方霸氣邪魅一笑:“除了這個要求,還有彆的你儘管提。”

慕容蝶殤:“那,我能要一個人嗎?她善良漂亮,懂我所求,嘴還甜會說話,我身邊正好缺一個這樣的女傭。”

東方霸氣:“是誰?我買下來送給你。”

慕容蝶殤粉手一指於嫻嫻:“是她。”

東方霸氣:“……”

於嫻嫻:“……”

慕容蝶殤:“怎麼了?”

東方霸氣一咬牙:“好!於嫻嫻,你現在的工資是多少?”

於嫻嫻咧嘴報了一個數。

雖然出乎意料得大,但東方霸氣仍舊點頭:“可以,我付你十倍的年薪……”

於嫻嫻又笑:“東方先生,我報的不是年薪,是日薪。”

東方霸氣:“……”

轉頭握住了慕容蝶殤的小手:“親愛的,你還有彆的要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