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離開了。

“咳咳咳。”東方霸氣好不容易緩過這口氣,從地上爬起來。

到處找手機……淦!一共就帶了八部,全摔了!

想打電話給自家管家或助理都冇機會。

現在退房?不行,剛想起來今晚還約了小蝶,她一直要住這家酒店,盼望著今天的燭光晚餐。

不能在小蝶麵前丟臉!

東方霸氣在老闆椅上坐好,喝了一口82年的拉菲讓自己平靜下來。

沒關係,剛纔的事隻有兩個人知道,不可能有第三個人!嗯。

與此同時,通過監控目擊了全程的保安組全體成員:“……”精彩。

酒店書房不是絕對的**空間,於嫻嫻在介紹時也對客人說過,哪些是監控覆蓋區域。

隻怪東方霸氣冇聽到。

小露一手之後,東方霸氣就消停了,冇鬨著要買下珠朗酒店,也冇為難過服務員。

於嫻嫻抽空吃了點晚餐,大約是心情好,胃口大開。

唔……什麼味兒?

於嫻嫻抬起頭,問旁邊在就餐的柯雪:“今天頂層有佈置百合花嗎?”

這麼濃鬱的百合味兒,這得是把百合培育基地給端了吧……唔,再仔細聞,好像還有薔薇、鈴蘭、薰衣草各種花香,隻是因為百合的香味最明顯,所以被搶了風頭。

“我記得冇有。”柯雪也疑惑。

“於經理,”外麵保安組組長急匆匆過來,“有人要硬闖。”

於嫻嫻放下筷子,想到剛纔的花香味:“……原來是她,我去看看。”

“一起。”柯雪也當即站起來。

兩個人還冇出餐廳,就覺得那股花香味愈發明顯,待走到走廊上,就像被一噸花瓣糊住了眼鼻,濃鬱的花香味幾乎嗆得兩個人發暈。

於嫻嫻連忙退回廚房,拿了廚工的口罩用——呼,活過來了。

走廊遠處站著一個女人,正跟保安組嬌滴滴地爭論。

隻見此女膚白貌美,長腿細腰,就是……腦子不太好使的樣子。

她染著赤橙黃綠青藍紫足有七種顏色的頭髮,在珠朗酒店高檔的氛圍燈下,映照出七彩斑斕,晃得人眼睛都要瞎了。

她穿著紫色公主泡泡裙,下身的裙撐大得誇張,使得保安隊員想阻攔她都無法近身,活活被裙撐隔開了一米多遠——好一個物理係近身防禦武器。

她身上能掛蝴蝶結的地方都掛滿了蝴蝶結,濃鬱的花香味來源正是她使用的香水。坦白來說,就算是兩元店買來的劣質香水都不可能有這種嗆人的味道。

但架不住此女她竟然拿了一把蕾絲摺扇,那摺扇上麵裝了類似自動灑水器的裝置,每搖動一次,就會噴出超大量的香水!!

但凡開個窗,恐怕都能把地球那一頭的蝴蝶和蜜蜂吸引過來,在她身上采出明年一年的口糧蜜。

好傢夥,不愧是極致瑪麗蘇小說女主,慕容蝶殤。

於嫻嫻:“……”讓我緩緩。

我在頂層這幾年,什麼陣勢冇見過……這種陣勢是真冇見過啊淦!

柯雪顯然也被嚇傻了,這會兒才反應過來,主動擋在於嫻嫻麵前:“於經理,我先上,你斷後!”

壯士赴死一般,就往前衝。

冇走出三五步,就開始扶著牆:“嘔……還是你先上,我斷後吧嘔。”

於嫻嫻把口罩拉下來,偷偷往鼻孔裡塞了兩個紙糰子,又用口罩擋住:“我去了。”

柯雪小拳頭握緊,熱淚盈眶地看她,就像看一個即將赴死的戰友:“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