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詳細情況……”

她還冇說完,手機就被東方霸氣搶走。

“你就是珠朗酒店的老闆?”東方霸氣翹起二郎腿,老闆椅轉了半圈,望著窗外的雪山。

龍卿:“你是?”冇掛電話已經算他最好的風度了。

“我是東方霸氣,你一定聽過我的名字,在生意場上我還冇有談不成的事。”

龍卿聲音很冷:“據我所知,東方先生剛纔失去了西半球的一塊地皮。”

東方霸氣:“訊息傳得這麼快?也對,畢竟是我東方霸氣的唯一一次失手。但這次失手是運氣不佳,我遇上了全球首富。”

於嫻嫻:“……”那恭喜你又遇上了。

龍卿:“我是龍卿。”

東方霸氣:“……”瞳孔裡的扇形圖變成了三分驚愕七分惱羞成怒,“嗬,那還真是不巧,珠朗酒店我看上了,願意出市場價的三倍。”

龍卿:“不賣。”

東方霸氣:“五倍。”

龍卿:“不賣。”

東方霸氣:“十倍。”

龍卿:“不要浪費時間了,我很忙。”他想掛電話。

“等等,”東方霸氣急了,“你的女人在我手裡!”

“噗嗤。”龍卿竟然笑出了聲,“對啊,於嫻嫻就是我的女人,你也知道了?訊息傳得好快。”美滋滋。

東方霸氣:“……”重點是在那嗎!

東方霸氣:“你是在西半球出差吧,如果不想你的女朋友有事,我建議你立刻開個價。”

龍卿:“打開擴音。”

東方霸氣下意識按了擴音,又後知後覺——老子憑什麼聽他的!

龍卿:“囡囡,不要手下留情,出事算我的。”末尾又加了很低很輕的兩個字,“想你。”

啪嗒掛了電話。

於嫻嫻:“……”

東方霸氣:“……”

東方霸氣:“嗬,看來龍卿也不過是把你當成玩物,對你的人身安全毫不在意。”

於嫻嫻捏了捏發癢的拳頭:“您想錯了,他是對您的安全毫不在意。”

說完,一個閃現躍到東方霸氣麵前,單手拎著男人的襯衫領口就把男人提溜起來了。

三分詫異七分驚恐的東方霸氣:“你!你想乾什麼!保鏢!保鏢!”

門外的保安組無動於衷。

於嫻嫻輕輕鬆鬆舉著這位霸總,左右搖晃了兩下,說話時不忘帶著微笑和親切:“東方先生您不用緊張,如非原則問題我是不會對客人痛下殺手的呢,這次隻是一個小小的警告。老闆說珠朗酒店不賣,請您不要再就此問題騷擾老闆了呢。

哦對了,這部手機通話記錄會顯示老闆的私人手機號,所以手機不方便再給您留著了呢,我現在就把它銷燬,您不說話我就當您默認同意了呢。”

東方霸氣被她緊緊束著領子,一口氣也喘不上來,憋得俊臉發紫。

於嫻嫻撿起桌上的手機,螢幕朝牆狠狠地一扣!

碎裂的聲音炸響在東方霸氣耳邊。

清脆悅耳。

於嫻嫻鬆開手把他放下,臨走前不忘微笑鞠躬,禮數週全:“感謝您對我工作的支援,祝您住店愉快!”

如死魚一樣翻著肚皮拚命呼吸的東方霸氣:“……”快,我要離開這家酒店,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