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方霸氣在書房裡對著電腦敲敲打打,看起來工作真的很忙的樣子。

期間接了幾個電話,對話內容隱約如下:

——“那裡的樓盤我全要了,誰敢跟我搶,就讓他破產!”

——“哼,以後這種低於十個億的生意不要跟我彙報!”

——“五分鐘內,給我新的報價。”

——“我東方家還冇遇到拿不下的項目,你報出我的名字了嗎?……報了?對方竟然冇有知難而退?到底是誰……龍卿?”

於嫻嫻本來在門口站崗聽得昏昏欲睡,聽到龍卿的名字,立刻醒過來。

什麼情況?她幻聽了嗎?

把耳朵又往門縫裡湊了湊。

東方霸氣聽到這個名字之後沉默了幾秒:“……既然是龍卿,那就把地讓給他。”

於嫻嫻:哦謔!

東方霸氣:“我接下來不想再聽到這個名字了!丟了這個項目,限你三天內找個新的更好的給我,否則你收拾東西滾蛋!”

啪嗒,手機被扔了。

於嫻嫻從門縫望去,見地毯上已經被丟了六部手機。

啊這……

“來人!人呢?”東方霸氣忽然喊到。

於嫻嫻馬上推門進去:“先生我在,請問需要什麼?”

“給我拿瓶酒來。”

“是。”於嫻嫻一邊後退,一邊小心跳過地上的淒慘的六部手機。

隻見東方霸氣又拿出了第七部。

於嫻嫻:“……”您這出門到底帶多少手機啊?離了個大譜!

書房離儲酒櫃有點遠,於嫻嫻坐了小電車過去。

酒櫃的工作人員見她過來,忙問:“於經理,是客人要酒?要哪種?”

於嫻嫻:“要最貴的。”

能進珠朗酒店儲酒櫃的自然都是名酒,且是限量中的限量。要說最貴的,恐怕價格都能上千萬。這種酒屬於典藏級,酒瓶子外層都是用純金、血玉等昂貴材料,再經由非遺傳承的工匠精雕細琢,平時要放在保險櫃中的。

那人聽於經理這樣說,馬上慎重地打開隱形櫃檯,露出裡麵的密碼鎖……

於嫻嫻:“等等,我是說要82年的拉菲。”

“啊?可是82年的拉菲也就幾十萬。”

於嫻嫻:“誰讓小說霸總就好這口呢。”

員工冇聽清這句話,已經把拉菲拿來了。

於嫻嫻收了酒,端去送到書房。果然東方霸氣一看就很滿意:“隻有82年的拉菲配得上我。”

於嫻嫻:“……”默默給他倒上,順便跳過地上被摔的第七部手機。

她猶疑著,問了一句:“東方先生心情不太好?是生意談得不順利?”

東方霸氣:“女人,不要試圖接近我,我不是你能高攀的人。”

於嫻嫻:老孃隻是出於服務意識關心一下客戶順便套兩句龍卿的情報(後半句劃掉)而已!

倒完酒,立刻想逃。

“站住。”

於嫻嫻:“是,先生還有什麼吩咐?”

東方霸氣:“你老闆什麼時候回來?”

於嫻嫻:“這我確實不清楚。”

東方霸氣:“打電話去問,現在。”說著,他掏出第八部手機滑到桌子上。

於嫻嫻:“……”您這衣服裡麵是縫了個麻袋嗎,這麼能裝。

她拿起了手機。

往常這種要求肯定要想辦法拒絕,但是她今天挾私,也想問問龍卿的情況。

畢竟都四個小時零九分鐘三十六秒冇有給他發訊息了嘛……

咳咳。

龍卿的號碼於嫻嫻爛熟於心,熟練播過去。

“嘟——”

“嘟——”

不過響了兩聲,對麵就接通:“喂?”

龍卿的聲音沉靜如水,讓於嫻嫻一下就踏實下來。

龍卿:“囡囡?”

於嫻嫻:“呃,你怎麼知道是我?”

龍卿:“我的私人號碼隻有很少的人知道,而且我聽呼吸都能聽得出來是你。”

龍卿:“怎麼換手機給我打電話?在上班?有想我嗎?”

“那個,龍總!”於嫻嫻羞窘地打斷他的話,“我是用客人的手機打給您的,客人有事要跟您談!”

龍卿:“什麼事?”

於嫻嫻:“關於珠朗酒店的收購問題。”

龍卿:“……”

內心os:這可是我跟女朋友定情的地方,打死也不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