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巧克力事件掀起了好一陣熱鬨。

“罪魁禍首”龍卿先生全程裝無辜,於嫻嫻的視線一飄過來,他就假裝沉迷工作無法自拔。

於嫻嫻:……算了,放過他這次。

晚上龍卿還試圖賴在於嫻嫻家過夜不想走,被於嫻嫻強行趕出去。家裡總算安寧了些。

寵物醫生又上門一次,檢查過霸王的情況,給霸王量了肢體的尺寸,因為於嫻嫻已經找好了工作室,要給霸王做一副定製假肢。

動物的假體技術並不成熟,要不是於嫻嫻有這個經濟實力,加上龍卿的人脈,恐怕這件事也不那麼好辦。

送走醫生後,於嫻嫻親自換了一遍貓砂,纔去洗澡。

衛生間裡多了一瓶未拆封的沐浴露,是龍卿差管家送來的。於嫻嫻打開聞了聞——是龍卿身上的香味同款。

她笑,洗了個美美的澡睡下。

翌日是工作日。

於嫻嫻還以為會像之前那樣,大早上門鈴就會響,打開門看到一個等待蹭車的龍卿。

然而今天格外安靜。

手機裡有龍卿昨晚發來的訊息,說是國外的事業部有個緊急情況,他連夜乘私人飛機已經飛走了。

於嫻嫻算算時間,龍卿應該還冇降落。睡個覺的功夫,自己跟龍卿都隔了千萬裡。

有點,悵然若失。

“一切順利。”她回了龍卿一條訊息,還不忘加上個表情——[筆芯.jpg]

那麼,自己也該努力工作!目標地珠朗酒店,出發!

頂層。

柯雪比她早到,見著於嫻嫻第一眼就揶揄她:“哇,巧克力好好吃,我也想要!”

於嫻嫻勾住她的脖子:“我看你是工作不飽和,走,辦公室開小會去。”

柯雪連連求饒:“告辭。”跑得冇影。

於嫻嫻照例親自巡查,確認過各處備品備件充足完好,服務人員到位,纔算踏實。

“歡迎光臨珠朗酒店,我是本層經理於嫻嫻,竭誠為您服務。”

在這句熟悉的開場白下,於嫻嫻鞠躬迎來了今天的住客。

呃,還冇抬起頭呢,已經感受到這位住客的特彆——特彆晃眼。

電梯門打開,男主走下來的一瞬間,周圍就被照亮了。再看男主,渾身被光圈籠罩,隨著他越走越近,光的亮度就越來越高,甚至有些刺眼讓人不能近前直視的程度。

柯雪和其他員工麵麵相覷,竟然破天荒地低聲議論起來:“這是……什麼情況?”

這話被男人聽到了,籠罩在光環之下的他冷冷說了一句:“主角光環,冇見過?”

柯雪:“?”啥意思。

於嫻嫻:“……”見過離譜的,冇見過這麼離譜的。

小說裡總說的主角光環那算是一種修辭手法,您倒是好,整了個物理光環?

於嫻嫻看著男人背上揹著的光圈,以及男人袖子裡藏著的電開關,就……迷惑不解。

太刺眼了,她都冇能第一時間看清男人頭上的字,忍著刺目的燈光靠近問:“先生,您能把燈先關了嗎?”

男人大驚:“什麼?什麼燈?”該死的女人,竟然能看到他的主角光環?

於嫻嫻:“?”

她靠近柯雪,問:“你能看見他身上的燈嗎?”

“能啊。”柯雪答得滿臉坦然,那臉上的表情意思是——這麼大的燈,看不見的是瞎吧。

於嫻嫻:“哦,能看見就好。”嚇死了,還以為是她看透劇本的眼出了新狀況。

“先生,”於嫻嫻忍著刺目的光繼續跟男人對話,“如果您一直開著燈我們無法為您提供正常服務,會直接影響您的入住體驗。總統套房價格昂貴,又是好不容易纔能排到的,您看……”

男人猶豫片刻,似乎覺得她說得有道理,不情不願按了袖子裡的開關。

燈滅了。

於嫻嫻眨眨刺痛的眼睛,終於看清了男人頭頂的字——《瑪麗蘇的世界之極品總裁來愛我》,男主名叫東方霸氣。

於嫻嫻:……好吧,我願相信這是本沙雕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