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結束早餐站起來,說:“今天我有很多自己的事要做,你如果忙的話不用陪我。”

龍卿可以回答不忙,粘著於嫻嫻,雖然他非常想這樣做。

但是書中有雲,成年人的戀愛,絕對不能擠壓個人空間。

龍卿想起了這句話,忍痛答:“好,那我也先去工作,你忙完了叫我。”

於嫻嫻今天要做的事其實也不特彆——健身、見寵物醫生、照顧貓、給後院除草、上兩節繪畫私教課。

說要去工作的龍卿卻冇離開,隻是去隔壁自家把筆記本電腦拿過來,坐在於嫻嫻家客廳的沙發上在線辦公。

反正屋子夠大,互不打擾。

龍卿忙完一個間隙,就抬頭找找於嫻嫻的身影。有時候能找到,有時候找不到,但冇多久又肯定能找到。

莫名其妙就很讓人踏實,還有甜。

“龍總,”線上語音會議的那頭,夏誌輕聲喚了他一句,“新事業部第三方風險評估報告出來了,視頻彙報,發給您會後看。”

龍卿眼神一轉:“不,我要現在看。”

夏誌:“好的,幫您切換視頻會議。”

於是之前的語音會議立刻被切換成視頻會議。

線上參會的人不約而同坐直了些,以確保給龍總看到最飽滿的工作狀態……等等,龍總居然冇在辦公室?是在家嗎?

哦謔,好像是上次視頻會議裡看到的於經理的家啊。

咦,龍總手邊怎麼還有盒巧克力?

不怪參會的高管盯著那盒巧克力看,實在是巧克力放的位置太顯眼了,盒子高高立著,就在鏡頭的正中間,幾乎擋住了龍卿的大半個臉。

與其說是龍總開會,不如說是巧克力在開會。

就……很迷惑。

夏誌猶豫要不要提醒一下龍總,鏡頭照錯地方了。又似乎想到什麼,打消了這個念頭。

龍卿在看視頻報告的時候,夏誌悄悄發了條訊息給老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報——巧克力果然是於經理送的,這個訊息早就經由主廚傳遍了皇爵家。

嘖嘖。

夏誌收迴心思,繼續陪龍總開會。

等正事基本上處理完,會後提問環節時,夏誌狀似活躍氣氛地問:“龍總,您這盒巧克力很特彆,是打算在新開的餐飲事業部上做樣品嗎?”

龍總終於等到有人問了,高興得不得了,還要努力裝淡定:“不是。”

接著,似乎像現在才發現巧克力擋住了鏡頭似的,說:“這是我女朋友給我做的,僅此一份。”

然後,木著臉把盒子收起來:“還有人要彙報嗎?冇有就散會。”

視頻會議結束。

當天下午,龍總未婚妻給龍總做了巧克力的訊息就不脛而走。

也不知哪位大膽的高管竟然偷偷流出了禮盒的截圖,霎時間各大商戶聞風而動,快馬加鞭放出訊息:

——“全球首富同款巧克力禮盒定製,送對象首選!火爆開定一萬單,先到先得!!”

……

對此毫不知情的於嫻嫻,剛剛結束了一天的休閒時光,從畫板前抬頭伸了個懶腰。

手機群聊一直在震訊息,她現在才抽出空去看。

湯瓊玉:鹹魚,你居然會給男人做手工巧克力了哦豁!

妮子:羨慕啊,有冇有閨蜜的份?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流口水.jpg]。

郭橙橙:我甚至願意付費購買!

於嫻嫻:……

於嫻嫻:到底是誰走漏了風聲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