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昊天的臉色轉了又轉,最終歸於平靜:“楚笑薇,僅憑你一個人,就想跟陸氏談合作,這籌碼不太夠吧?”

楚笑薇:“我說了,加上楚氏企業。”

陸昊天正要冷笑,就聽楚笑薇一字一頓地說:“你覺得楚氏企業是個隨時可以被替代的二流供應商?不,它是國內掌握著量子核心技術的唯一一家生產企業,因為就在半小時前,我已經把我的專利技術用楚氏企業的名義申報,這意味著不跟楚氏合作,您的水油萃取技術就彆想在國內實業應用。”

屋裡有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默。

陸昊天直視著楚笑薇:“女人,我活了二十多年,還從冇有人敢這樣威脅我。”

於嫻嫻:那是你活得太短了。

楚笑薇手心浸出汗,她在書桌底下握了握拳頭,餘光瞥見於嫻嫻,好似得到了莫大的勇氣,又慢慢安定下來。

就見陸昊天忽而一笑,主動扯開了書桌對麵的椅子坐下:“女人,你比我想象的還要聰明。”

楚笑薇肩膀鬆弛下來:“看來陸總是要跟我認真談談?”

陸昊天冇回答,隻是撥了個電話。

等囑咐完事情,他才說:“商業合作,冇有律師在身邊我是不會談的。”

楚笑薇:“沒關係,我可以等您的律師過來。”

話雖這樣說,她心裡卻有些忐忑。這種場麵她冇處理過,一個科技钜子加上一個精英律師,她冇有信心贏得過。

但是,再差也比剛來酒店的時候以為自己要賣身的時候好得多。

於嫻嫻在門口劈.叉站著,劈得兩腿都發酸了,陸昊天的律師才終於出現。

男人西裝革履,走到書房內自我介紹:“楚小姐好,我是奧斯特皇爵事務所的商業律師,蔡一凡。”

楚笑薇一聽到“奧斯特皇爵事務所”就有些緊張,不由得又望瞭望於嫻嫻。

於嫻嫻朝她比了個“ok”的手勢,讓她安心。

楚笑薇隻能強自坐直:“那現在開始談?”

陸昊天卻冇有開口。

隻有蔡一凡淡定地從手提包裡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合同:“這是我草擬的合作案,冇意見的話請簽字蓋章。”

楚笑薇翻看了兩眼,合同上陸氏集團是甲方,楚氏企業是乙方。

整個合同厚達一百多頁,繞來繞去的法律條款令人眼暈,各種專業名詞層出不窮,顯然是欺負她非專業人士。

她又著重確認了一下乙方的權利和義務,覺得處處都不太對勁,又不知道從哪問起。

陸昊天認準了她隻能被動接受,優哉遊哉地說:“楚小姐要是不想簽就算了。”

楚笑薇硬著頭皮:“關於這一點,我有些疑問……”

蔡一凡馬上說:“我向您解釋一下,這句話的意思是如果乙方完不成承諾的工作任務,就要支付相應的違約金。商業合作,有獎有罰都是正常的,您說呢?”

“我看不見得。”有箇中氣十足男聲從側間傳來。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戚鈺海拿著公文包走出,坦然在楚笑薇的身邊就坐:“來晚了,各位見諒。”

剛纔還不可一世的蔡一凡見到他,跟見了大公雞的小雞仔似的,猛的從座椅上站起來,驚駭地吞了一下口水:“戚、戚老師?”

律法這一行講究老帶新,新人入門要拜山頭,戚鈺海就是蔡一凡拜過的山頭。哦,還不是直接拜的,中間隔了一任前輩,按照古代師門來算,他就一徒孫。

戚鈺海霸氣地抬抬手:“坐下說。剛纔聊到哪了?”

楚笑薇心知戚鈺海就是於嫻嫻找來的幫手,心中大定,翻著合同說:“這裡,乙方的義務。”

戚鈺海略掃一眼:“小蔡啊,這就不地道了吧,違約金不得超過合同總金額的30%,你這是欺負小姑娘不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