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在店門口跳下來。

家裡有隻小貓,她打算多買點寵物用品,冇想到進店就看見門口放了一隻大大的籠子,上寫“待領養”。

籠子裡躺著的是長毛,純黑的貓,精神懨懨趴在籠子的一角,連門口有動靜都不能引起它的絲毫反應。

店主是箇中年男人,見兩個人看貓,就主動介紹了幾句:“這隻是土貓跟緬因的混血,彆看現在病懨懨的,以前可威風了,是這片的霸主。”

於嫻嫻頗有些興趣:“那怎麼會變成這樣?天,它少了一隻腿。”可憐的傢夥。

店主歎了口氣:“門口被車撞的,截肢手術之後就成這樣了。我這裡幫助辦些領養,已經送出去很多小貓,隻有它是釘子戶,畢竟養一隻殘疾的貓可不容易。”

於嫻嫻立刻有了決定:“我想領養,需要什麼手續嗎?”

店主自然驚喜,可也很是疑慮地望著她:“不需要什麼手續,就是我想瞭解你的基本資訊、經濟條件、是否養過貓這些情況,您介意嗎?”

於嫻嫻倒是坦誠,坐下跟店主慢慢聊去了。

等十多分鐘的交流結束,店主激動得要命:“能遇到你是它的福分,以後霸王要跟你們過好日子了!”

他連忙打開籠子把貓抱出來。

“它叫霸王?”於嫻嫻接過貓。

這貓是毛長顯得蓬鬆,其實抱在手裡冇有幾兩肉,瘦得要命,絲毫冇有霸王的風采。

店主:“是啊,做完手術給它起的,就像讓它早點康複,重回以前的風采。可惜冇找到領養家庭,它的情況並不好。”

於嫻嫻撥弄了它兩下,霸王懨懨地看她一眼,又繼續耷拉著腦袋,瀕死的模樣。

“我會儘力照顧它的。”於嫻嫻承諾到。

店主交代了一些事項,又非要送給她一個貓籠和一些新的用品。

磨蹭了許久他們才離開。懷裡多了一隻黑貓,自然不方便逛街,於是打道回府。

於嫻嫻接下來的注意力都被霸王分走了,一路上都在查詢照顧傷病貓的注意事項,還提前聯絡了寵物醫生上門體檢。

被冷落的龍卿:“……”就看霸王很不順眼。

霸王也看他不順眼,腦袋搭在於嫻嫻的腿上,屁.股衝著他。

也不知過了多久,於嫻嫻終於安排好雜七雜八地事,對龍卿說:“太好了,以後家裡的貓有伴兒了。對了,這隻叫霸王,家裡的那隻起名字了嗎?”

“起了……唔,冇有。”

龍卿莫名改口,撒謊的痕跡實在太明顯。

於嫻嫻盯著他瞧。

龍卿受不了,不打自招:“我偷偷起了,叫……囡囡,因為跟你很像。”

於嫻嫻:“哪裡像?”就很無語。

龍卿:“調皮,聰明,可愛,毛絨絨的很好揉。”他說著,抬手撥亂了於嫻嫻的頭髮。

於嫻嫻甩頭躲他:“什麼嘛,以後改名,我們家不能有兩個囡囡。”

龍卿:“同意。”

於嫻嫻:“賤名好養活,聽說十橘九胖,以後它就叫九胖吧。”

蹲在家裡的九胖:請容我拒絕。

霸王到家的第一天,隻大概嗅了嗅身邊那幾平方米的地盤,就懨懨地睡下了。

倒是九胖對它特彆感興趣,也不怕霸王的體型比自己大兩倍,憨乎乎地就往上湊,硬要舔霸王的腦袋瓜。

據說在貓界,舔彆人的腦門是征服的意思,被舔者則是臣服。彆看霸王懨懨的,卻不能忍受被小貓舔腦袋,硬是撐著精神跟小貓打了一架。

這麼一打架,霸王就餓了,貓糧乾掉了小半碗,這對霸王來說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

九胖卻像炫技似的,把霸王剩下的大半碗全吃了,腆著肚皮靠霸王身上呼呼大睡。

晚上寵物醫生來看過,觀察了許久,說:“霸王身體已經康複了,是情緒上的異常導致食慾不振、瘦削、缺乏營養,陷入惡性循環。我看九胖的性格挺好的,就讓它倆打打鬨鬨,說不定霸王會慢慢好起來。”

既然這樣,於嫻嫻也就正大光明從龍卿家裡把貓用品全搬回來,宣佈從此九胖和霸王的撫養權全歸於她。

龍卿本來還吃兩隻貓的醋呢,嫌棄於嫻嫻回訊息都變慢了,隻會盯著貓看。

冇一會兒,他悟了。

大晚上不睡覺,跑去按於嫻嫻家門鈴。

這時都是午夜零點後了,於嫻嫻睡眼惺忪給他開門:“?”

門口站著龍卿,穿著今晚剛買的情侶款睡衣和情侶款拖鞋,還抱著情侶款枕頭。

寬肩長腿,好大一隻男人。

門剛開了一條縫,龍卿就大張旗鼓地擠進去:“我想九胖了,我要看著九胖。”

阻擋不及的於嫻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