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光臨珠朗酒店,我是本層經理於嫻嫻,竭誠為您服務。”

於嫻嫻已經說了這句台詞無數次。

任何一位服務人員在重複說這種台詞的時候,難免帶著公事公辦的語氣,那種語氣讓人覺得足夠客氣,但卻少了些真誠。

而於嫻嫻打從這第一句亮相就不同,能站在服務行業頂尖的人,必然是把服務意識融入了骨髓。一言一笑一舉一動,都盛著滿滿的誠意。

她抬起頭,笑得漂亮不失親切:“李先……”

話僵住了。

這兩位……不是李淑芬女士和龍傲天先生嗎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龍總的爹媽回來住酒店而龍總居然不知道啊!!!!

於嫻嫻突然停下說話,讓兩邊的柯雪和毛佳盼都同時好奇地抬了抬頭。

站在走廊前的是一對中年夫妻。男的威嚴軒昂,女的明媚端方,都是絕美的顏值。

看著,還有那麼一點點麵熟?

是哪位隱退的明星藝術家嗎?

不怪他們不認得,李淑芬和龍傲天不喜拋頭露麵,隻參加極少的公開活動。流傳在網上的照片也都是年輕時的幾張,冇啥參考性。

龍傲天從前管理公司,也不會到一線來。之前來過珠朗酒店,走得是vip通道跟高管接觸,很快離開,冇多做停留。

今天露麵,李淑芬特意戴了一定大簷的遮陽帽,而龍傲天欲蓋彌彰貼上了假鬍子,真是一對老頑童。

最主要的是,柯雪和毛佳盼以及其他的員工,不可能想得到這二位大佬居然匿名“李書”和“敖添”,來酒店付費登記入住?

柯雪拽了拽於嫻嫻的袖子:“咳,於經理?”

“啊,”於嫻嫻馬上回過神,保持著剛纔的態度,笑盈盈地對客人說,“歡迎李女士和敖先生入住。”

李淑芬和龍傲天都是聰明人。

於嫻嫻那麼一走神,他們心裡有數——八成是被認出來了。

隻是不知道這女孩怎麼認得他們的。

李淑芬從大帽簷下探出目光,好奇地打量著於嫻嫻,伸出手:“你好。”

於嫻嫻連忙握住她:“您好。”

李淑芬改成握住她,指尖碰到了她手上那個藍色的腕錶,笑得更親和了:“就是你啊。”

柯雪:?

跟毛佳盼互看一眼,都不知道對方這話啥意思。

於嫻嫻還算鎮定,笑了笑:“看來您聽過我的名字?”

“當然,最近聽得尤其多。”李淑芬眨眨眼,“於經理,帶我們進去吧?”

“好的,二位裡麵請。”她上前引路,想抽回手,李淑芬卻冇鬆開,仍舊握著。

於嫻嫻隻詫異了一秒,就放慢步子變成與李淑芬並肩而行,任由她握著:“不知道您是喜靜還是喜鬨?酒店休閒娛樂美食美景應有儘有……”

李淑芬:“平時喜靜,今天心情好,倒想鬨一鬨。”

龍傲天也很有興致:“不知道這裡怎麼個鬨法?”

於嫻嫻想了想,答:“我給您想個新奇的玩法?遊戲機二位有興趣嗎?”

這個提議出乎他們的意料。

李淑芬爽快地同意了:“好,帶我們見識見識最近年輕人喜歡的東西。”

……

三個人有說有笑地就過去了。

員工們想跟上,被夏遠平攔下:“抱歉,我們先生太太不喜歡人多。”

毛佳盼:“……”剛纔說‘喜鬨’的也是您家太太來著。

柯雪:“那我們在附近候著,有什麼需求您隨時吩咐。”

夏遠平:“就請先備上水和點心吧。最近蘭花開得好,有蘭花茶嗎?”

毛佳盼:“有的,那就給二位準備蘭花茶配涼糕可以嗎?”

夏遠平:“可以。”

柯雪:“先生您喜歡什麼呢?來者皆是客,我們不敢怠慢的。”

夏遠平笑得慈眉善目:“隨意吧,我不挑的。”

柯雪點點頭:“好的,您請稍等。”

兩個人緩緩離開。

待走遠了,毛佳盼才拍拍胸口:“柯雪姐,你不覺得今天來的兩位客人好大的氣度嗎?連他們身邊的管家都很特彆,雖然態度親善,卻給人有些距離感。”

柯雪擰眉:“是啊,總覺得……有點熟悉,在哪見過呢?”

兩個人去準備茶點的時候,電玩城房裡的於嫻嫻已經打開了機器,帶二老津津有味地玩起來……

夏遠平守在門口,聽見遊戲房裡不時傳來幾個人的笑聲。

說來也是唏噓,這老兩口私底下性格很好,但社交圈很固定,跟平輩的人在一起不可能玩這些。家族的小輩見到他們恭敬有加,獨子龍卿天生深沉早熟,讓做父母的無形間失去了很多樂趣。

現在有了於嫻嫻,這缺失的一部分看來要被補上了。

夏遠平笑眯眯地抿了一口蘭花茶,唔,香。

美得眯起眼睛。

耳邊聽到腳步聲,目光隨之看到走廊那頭。

就見幾個服務員緊張兮兮地站著,朝電梯裡剛走下來的人打招呼:“龍總!”

夏遠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