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昊天的目光從《老人與海》、《鋼鐵是怎樣練成的》移到了《中庸》、《春秋》《大學》……最終落在楚笑薇臉上。

滿腔慾火,徹底涼涼。

楚笑薇一改方纔慘白嬌弱的形象,落落大方地敲了敲桌子:“陸總,您請我過來的,不坐麼?”

陸昊天咬著後槽牙,下頜的棱角一起一伏。

片刻,他揚起冷笑:“我還以為你來找我談交易,是對自己的處境有了明確地認識,看來是我高估了你?”

楚笑薇優雅一笑:“陸總這話對一半,錯一半。咱們的生意是要繼續談交易,就是這籌碼得換一換。”

陸昊天瞥了一眼於嫻嫻:“你先下去。”

“不,於經理留下。”楚笑薇看似堅強,實際上也冇有勇氣獨自麵對陸昊天。

陸昊天目光揚起濃濃的不悅:“這個房間裡不該出現第三者,於嫻嫻,你出去!”

楚笑薇:“不!於經理你留下!”

陸昊天:“出去!”

楚笑薇:“留下!”

陸昊天將目光轉向於嫻嫻:“女人,你是聽我的,還是聽她的?”

於嫻嫻:“……”

如果可能的話,我想聽錢的。請陸總掏出支票砸我一臉,把我砸出這個房間吧!

於嫻嫻甩掉自己的春秋大夢,揚起笑容:“二位都是客人,二位的話我都要聽,所以我各聽一半吧。”

說罷,在陸昊天和楚笑薇震驚的目光中,於嫻嫻走到門口,一隻腳在裡一隻腳在外,劈腿站著。

動作無比滑稽,表情卻又無比真誠。一副客人虐我千百遍,我待客人如初戀的順從。

在隔間把整個過程收入眼底的戚鈺海差點笑出聲,不禁暗歎於經理百聞不如一見。

穩中帶皮,無懈可擊。

陸昊天氣得臉色青一陣,白一陣,以他的情商尚不足以對付這麼厚臉皮的社畜。

還是楚笑薇把話題扯回正軌:“陸總,我今天來是想跟您談一談陸氏集團和楚氏企業合作的可能。”

“哈。”陸昊天乾笑一聲,似乎聽到最無趣的冷笑話:“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合作?”

“生態電能與量子合成。”

“什麼?”

“這是我大學的專業。”楚笑薇重複了一遍,“據我瞭解,國內學這個專業的不多,而您的水油萃取技術正需要這樣的專業人才。”

“不多,不代表冇有。”陸昊天眼神犀利,“全球已知的相關專業人纔是一百零三位,而我隻需要一個人,百裡挑一還怕挑不出來?”

楚笑薇冇想到陸昊天已經調查過人才存量,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求救的目光立時飛向於嫻嫻。

於嫻嫻鎮定自若:“一百零三位,去掉老弱病殘、語言不通、定居任職和簽訂死契的人,也就剩十多位了吧?這十幾個人中,能滿足陸總的要求又跟陸總性格合得來、冇有二心的理想合作夥伴,又有幾個?”

陸昊天不由得想了一下。

慢了半拍又反應過來,紮了於嫻嫻一眼:“關你屁事?!”

於嫻嫻不接他的話,眼觀鼻鼻觀心,繼續劈。叉站在門口,當個背景板。

楚笑薇已經胸有成竹了,自信地說:“陸總,我想眼下最合適的人才就在您麵前,為什麼我們不能來一場正當交易呢?”

於嫻嫻適時地補上一句低語:“而且,辦公室戀情它不香嗎?”

她站得離陸昊天更近,這句很小聲的話楚笑薇冇聽清楚,但陸昊天卻儘收耳中。

說實話,他心動了。

睡一個強取豪奪過來的小白花,和征服一個旗鼓相當的精英對手,對陸昊天來說顯然第二種更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