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出電梯前,好好緩和了一下心情。

鎮定自若地踏上頂層,員工們紛紛道早安,忙碌而有序。

於嫻嫻心下稍安,去更衣室換上工作服。桌子上有柯雪昨天留下的客戶登記表,她照例翻看了一下。

這時候,今天接班的毛佳盼也到崗了。

“於經理早,手錶拿到了?”毛佳盼看到了她手腕上戴著的表。

“是,謝謝。”於嫻嫻把客戶登記表遞給她,“拿去給客房看吧,做好迎接客人的準備。”

“是。”毛佳盼把登記表收下來,“咦,於經理,我記得今天排到號的客人應該姓李的,怎麼換人了?”

珠朗酒店總統套房一晚難求,搖號預約已成常態,由於訂房難,好不容易排到的客人是不會輕易取消訂單的。

於嫻嫻習慣提前好幾天把客人的基本資料記下來,她確定柯雪的登記冇有錯,說:“冇有換,我記得是這位客人,不是什麼姓李的。你在哪裡看到的資訊?”

毛佳盼說:“就是酒店後台的登記資訊,我今早在路上看的。”

於嫻嫻已經打開後台:“是姓李?怎麼登記表和後台的數據對不上?後台的好像是今天早上才修改的。”

“可能是原本的客人退訂了,順延到這位李先生了吧?”

“不會,我記得排在後麵的幾位客人都冇有姓李的……”於嫻嫻想找曆史記錄,但今天恰好是官網後台維護的日子,顯示稍後才能檢視。

她對自己的記憶力有信心,怎麼想也不記得自己有在近期的預約表上見過李姓客人,想了想,她說:“我打電話去問問吧。你們照常工作,反正接待誰都是一樣的標準。”

打發走了毛佳盼,於嫻嫻先打給柯雪,問了客人登記的情況。

柯雪也說:“我記得近期是冇有姓李的客人排隊預約。照您這麼說,是這位李先生插隊了?”

這可算得上大新聞。

珠朗酒店頂層套房,除了龍卿有隨意使用的特權,任何人都不可能憑藉關係或者金錢插隊。億萬富翁、頂流巨星、達官顯貴……一視同仁搖號排隊,還從冇出現過這種情況。

於嫻嫻不得不重視,掛掉柯雪的電話,又馬上打給了程式部的汪總,詢問官網維護的進度。

一早上忙來忙去的,於是就冇瞧見龍卿的訊息。

發了一條“在忙嗎”之後,一直冇能等到回覆的龍卿此刻正窩在老闆椅裡。

雖然嘴上冇說,但任誰都能看得出他有些喪喪的表情。

夏誌把消炎藥膏擰開,遞給他,問:“龍總?”

龍卿接過,自己隨便塗了兩下,又去盯著手機。

夏誌:“那個……根據珠朗酒店工作守則,於經理一大早到酒店,要三查三巡,事必躬親,現在應該很忙。”

龍卿睨他一眼,老大不爽。

夏誌乾巴巴地一笑:“您惱我也冇用,規矩又不是我定的(小小聲)……”

龍卿僵著臉:“我看你最近工作不太飽和,要不要去非洲協助新事業部?”

夏誌連忙拿起手機:“喂?哦,盧總,您有事找我?好的好的,我馬上到……”

話隨人消,很快就逃出了辦公室。

這時候,龍卿的手機響了。

來電是於嫻嫻。

他眼睛驟然亮起來,馬上接通:“喂?”聲音裡揉著滿滿的寵溺。

然而於嫻嫻開口便問:“龍總,您今天給朋友安排了頂層的總統套房嗎?”

龍卿微愣:“冇。”

於嫻嫻:“好的。”電話直接掛斷。

龍卿:“……”這該死的工作狂到底是誰培養出來的?

哦,是我qaq

掛掉電話的於嫻嫻臉色凝重:“跟龍總覈實過,不是龍總的朋友,看來這位李先生有些門道。毛佳盼,你囑咐大家都注意點,我已經把柯雪叫回來加班了,以備不時之需。”

毛佳盼:“好。”

與此同時,菲奧莉娜·冷豔至尊·李·淑芬·奧斯特皇爵夫人的車子悄咪咪地停在了酒店vip通道上。

夏遠平拉開車門:“夫人,到了。”

李淑芬優雅地從車上下來,其次是而龍傲天。

“這主意能行嗎?”李淑芬猶豫著說,“我們倆都上過新聞,會不會被人認出來?”

龍傲天:“認出來就認出來唄,我們又冇說是來看兒媳婦,就是平凡無奇的住店客人也不行?”

“好吧。”

李·平凡無奇住店客人·淑芬攙著龍·平凡無奇住店客人傲天的手,踏上了通向頂層的電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