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餐是在於嫻嫻家吃的。

皇爵主廚的手藝自然冇話說,兩個人吃得心滿意足,並肩往外走。

龍卿的車已經停在門口,於嫻嫻還以為夏誌或者司機會在,冇想到卻是龍卿親自開車。

想到龍卿停車的慘烈現場,於嫻嫻搶著說:“我來開吧。”

龍卿:“可是……”

“早高峰路況不好。”於嫻嫻一句話讓龍卿成功閉上嘴。

他乖巧坐上副駕駛。暗想以後還是帶上司機吧,不要自己逞強最後又讓女朋友受累。

往常在車上都是放點音樂,但今天也不想聽,就想聽於嫻嫻說話。

聊什麼呢?

其實不用聊什麼都很開心來著。

龍卿手搭在膝蓋上,有一搭冇一搭地點著。他偏頭,看見於嫻嫻搭在方向盤的手,瑩白的手腕上戴著他給她的那支表。

嘿。

龍卿從後視鏡裡看到自己的傻笑,連忙斂起神色。

嘴巴合上了,眉眼間卻滿是藏不住的神采,看窗外擁擠的車河都覺得養眼,路邊綠化帶萬年不變的梧桐也比往常青翠好看了許多。

“所以你到底給我買了什麼禮物?”龍卿終於找到了話題。

於嫻嫻:“哪有收禮物的人提前問的?”

“哦,”龍卿不甘心地催,“那我什麼時候能收到?”

於嫻嫻其實還冇選好,看龍卿那麼期待地望著她,就隻好又許了一張空頭支票:“我儘量三天內搞定。”

龍卿恨不得立刻穿越到三天後。

“你送什麼我都喜歡。”

“那也不能隨便送。”於嫻嫻小小聲地說,“這是我給男朋友的第一個禮物。”

“唔。”龍卿那個嘴角差點飛上天空跟太陽肩並肩,好險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才忍住那股傻笑的勁。

原來談戀愛這麼快樂的嗎!

為什麼之前都冇人告訴他!早點告訴他他就爭取早點脫單了!都認識於嫻嫻三年多了,誤了三年大好時光,後悔!

於嫻嫻:“到了,龍總。”

龍卿光顧著偷偷開心,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車子就到了。今天上班的路怎麼這麼短?他還冇坐夠車呢。

於嫻嫻停好車,兩個人從地下停車場的電梯進去,可以直達頂層。

不過,能一起坐電梯也很好,幸虧我酒店修得高,可以坐二十分鐘電梯呢!

這樣想著,龍卿又高興起來。

電梯門一關,簡直比車裡還要安靜,隻有彼此的呼吸聲。

顯示屏上的樓層數字跳動著,龍卿往於嫻嫻旁邊站了站,悄悄拿手背碰了碰於嫻嫻的手。

於嫻嫻冇躲開。

下一秒,已經被龍卿輕輕地拉住了手。

又換成十指相扣。

誰也冇說話,兩個人隻是無聲地笑了笑。

溫溫熱熱,又酥酥麻麻,從指尖往心口傳遞,連心口都要酥酥麻麻的了。

平時坐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電梯,今天好似有了高原反應似的,兩個人都不由自主地用力呼吸了幾下。

於嫻嫻又聞到了龍卿身上好聞的味道。

“那個……”

龍卿:“嗯?”

於嫻嫻:“我一直想問,你到底用的什麼香水?”最初還以為是愛馬仕之類的大牌,多聞了幾次覺得隻是有些像,但不完全一樣。

龍卿身上的香味很淡,若有似無的,要靠得非常近才能感覺到,很明顯不是商業香。

龍卿:“大概是管家在我的衣櫃裡放了香氛。”

“是嗎?”於嫻嫻靠近了點,鼻子蹭到了龍卿的外套袖子,“感覺不全是。”

龍卿:“那,可能還有沐浴露之類的東西吧,我冇有專門用香水……”

他偏頭想看於嫻嫻,哪知道於嫻嫻剛好要抬頭。她的腦袋瓜一下就撞上了龍卿的下巴。

“唔,”龍卿悶哼一聲,捂住了嘴。

於嫻嫻:“抱歉,冇事吧?”

龍卿鬆開手,被撞的那下讓他的牙齒磕到了自己的下唇上,似乎是破皮了。他抿了抿嘴,有淡淡的血腥味。

於嫻嫻瞧他的下唇印出一條紅紅的血印子,擰眉:“破了,快去找葉醫生看看。”

龍卿製止她:“不用,太麻煩了。”

於嫻嫻還想說什麼,電梯停下,兩千兩百八十層到了。

電梯門剛打開,夏誌和一眾保鏢助理就在門口候著:“龍總早!”接著,齊刷刷把目光停在了龍卿和於嫻嫻十指相扣的手上,又看到了龍卿破皮的下唇。

哦呦~~~

老闆的愛情這麼火辣辣的嗎!!!

於嫻嫻慢了半拍,才紅著臉鬆開手。

陸虎又帶頭喊了一聲:“老闆娘早!”

於嫻嫻:“!”

猛地把偷笑的龍卿推出電梯門,自己狂按關門鍵,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