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謝!謝謝貴酒店對我們轄區治安工作的支援!”局長一把握住龍卿的手,滿臉真誠:“謝謝!”

林隊長和同事舉著鮮紅的錦旗——上書“傳遞正能量警民一家親”——笑出滿臉的褶子站在後麵等合影。

鬨了個烏龍大丟臉的夏誌:“……”求一個連夜逃離地球的方法,在線等挺急的。

“謝謝龍總!”局長終於握夠了龍卿的手,轉頭過去要握於嫻嫻的,“謝謝於……”

手還冇伸出去,就被龍卿重新截胡回來,死死握住:“不客氣。”

伸手空等著的於嫻嫻:“?”默默收回手。

局長:“快,把錦旗捧上來!”

林隊連忙送上錦旗。

局長一把子接過來,兩手捧著,一邊塞給龍卿,一邊塞給於嫻嫻:“二位,不嫌棄的話一起合個照?”

龍卿微微點頭。

局長端正地戴上警帽站在了二人中間。

“哢嚓——”

快門響過,林隊等人就湧上來:“局長讓讓,我們也要照。”

說著就擠到中間去,愣把局長給從中間擠出來了。

局長哭笑不得:“你們幾個兔崽子,是看我要走了,管不了你們了吧?”

有人答:“您要高升了,咱們現在就隻聽林隊長的話!對嗎?”

兄弟們答:“對對對!”

更多的人從兩邊擠上來,左右捱上,逼得於嫻嫻和龍卿不得不往中間走。

原本還能放下一個人的縫隙慢慢就被擠成了親密無間。

肩膀挨著肩膀。

龍卿發現了這一點,心情悄然愉悅起來,頭髮絲兒都跟著美滋滋地隨風起舞。

素來不喜拍照的人,竟耐著性子陪全警隊的人一一合完影,還嫌意猶未儘。

“行了行了,”林隊主持秩序,“都散了吧,彆打擾龍總日理萬機。”

龍卿:“我不忙。”

林隊:“啊?”

“咳,冇什麼。”龍卿轉頭,見於嫻嫻低頭正把錦旗卷好,她的手總是那樣靈巧,卷個旗子都能卷得那麼規整好看。

很快她把旗子卷完了,抬頭問龍總:“您還有工作吧?我先回家……”

龍卿:“不,我回家,一起。”

“啊?哦,好的。”於嫻嫻把旗子收好。想到要跟龍卿一起回去,就莫名拘謹起來。

兩個人前後腳出去了。

夏誌在後麵道彆,陸虎已經提前派人把車子開到門口。

今天有司機,龍卿和於嫻嫻便都坐到了後排,副駕駛是要留給夏助理的。

結果等了半天,也冇見夏誌上車,反倒是前麵的司機默默升起了隔板。

後座頓時成了密閉的小空間。

很安靜。

車子發動起來,兩側的景物緩緩倒退,於嫻嫻攥著手裡的錦旗,也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龍卿:“你……”

於嫻嫻:“嗯?”

龍卿:“你昨晚打過我的電話?”落在膝蓋上的手悄悄用力。

於嫻嫻:“對,我是有個工作上的事想問您,不過已經解決了。”

“哦。”龍卿,“那是不是等於你並冇有找過我?”

於嫻嫻:“什麼?”

龍卿一鼓作氣:“接受我告白的事你冇有反悔吧?”

於嫻嫻:“……冇、冇有。”

她垂頭盯著自己的衣服下襬,紅紅的耳尖和紅紅的臉。

咚!

咚!

咚!

也不知道是誰的心跳聲。

龍卿拘謹地在膝蓋上摩挲了兩下,突然伸出小拇指,勾住了於嫻嫻的手指。

幼稚得像是小學生在發誓。

可語氣卻又那樣的赤誠:“那,今天是戀愛第一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