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於經理洗澡時龍總送衣服”、“龍總進去後於經理當場尖叫”、“龍總鼻子有出血的痕跡”、“龍總連夜逃竄並要求身邊人全都關機”、“於經理髮訊息喊龍總去警察局”以上情況,萬能助理夏誌自認為推斷了全部的劇情,惴惴不安地跟上了龍卿的身影。

龍卿神思不屬地坐在餐桌前,滿桌佳肴動也冇動。

夏誌看似淡定,內心早就焦灼得像個團團轉的螞蟻。

怎麼辦怎麼辦?要給李淑芬女士打電話求救嗎?

還是該打給龍傲天先生?

不不不,如果他們護子心切傷了於經理怎麼辦?於經理可是受害人!

算了,還是先打給我爸……不對,我不能開機啊!

怎麼辦怎麼辦?溜出去借彆人的電話用?

“夏助理!”

陸虎突然一聲,嚇得夏誌原地彈起:“啊!?”

陸虎也被嚇得後退半步:“……你怎麼了?”

夏誌:“冇。你叫我?”

陸虎:“我就是想問你,龍總好像不餓的樣子,要不要回酒店休息?這都後半夜了。”

他指指手錶上的時間。

夏誌回過神:“哦,好。”

他上前拍拍龍總的肩膀:“龍總?您要是冇胃口,回去休息吧?”

龍卿擦擦手站起來:“嗯。”

夏誌跟在他後麵,亦步亦趨。心裡想到了什麼,突然靠近,低聲對龍卿說:“龍總,那個……剛纔……於經理來過電話。”

龍卿臉色一僵:“什麼?”

夏誌窺探著他的反應,愈發篤定了心裡的判斷:“陸虎那邊安排保鏢的事,臨時開機五分鐘,就正好接到於經理打來的電話……”

龍卿:“她、她說要找我?”

龍卿腦子裡回想著自己那句“我給你一天的時間重新考慮。如果你後悔答應我的告白,就在今天撥通我的電話,告訴我你對我冇有感覺……”

此刻就是後悔。

為什麼要許這種諾給自己挖坑呢?

看吧看吧,於嫻嫻的電話這不就來了?

夏誌:“不,電話冇接。”

龍卿臉色稍稍緩和。

夏誌:“但是於經理髮了訊息過來,說要找您。”

龍卿:“……”

夏誌:“她還說……”

龍卿捏緊了指尖:“還說什麼?”內心已經做好了告白被對方拒絕的準備,隻覺得眼前一片灰暗。

夏誌:“說……說……我們珠朗酒店轄區的那個林隊長請您明天到警隊去。”

龍卿:“嗯?就這?”

夏誌:“就這。”不是,龍總您咋還一副很歡快的樣子呢?您都要被警局請去喝茶了啊喂!

龍卿:“出發吧。”

夏誌滿臉驚恐:“去哪?回珠朗酒店?您真要去警局?”

龍卿:“對。”

夏誌:“萬萬不可啊龍總!”

龍卿:“……?”

夏誌撲上去抱住了龍卿的左大腿:“陸虎你愣著乾嘛?快把龍總攔住!”

大腦門上滿是問號但行動卻非常忠實的陸虎一把抱住了龍卿的右大腿:“!”

龍卿:“……你們乾嘛?”

陸虎:“……”轉頭問夏誌:“你乾嘛?”

夏誌痛心疾首,恨不得以頭搶地:“龍總!要去就讓我去!我代您受過!警察局的茶我替您喝了,對於經理耍流氓的鍋我也替您背了!一切都是我乾的,您快走!”

陸虎:“!!!!”我聽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龍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