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的情報絕不走空。

林隊帶人循著線索去了,順利把那個證人帶回,原地突審,鎖定了秦司翰買凶故意傷人的罪證。

他們回來抓人的時候,秦司翰還不知道自己將會麵臨什麼,在房間裡朝服務員大放厥詞:“一個女孩子說去上個廁所,幾個小時不回來,不讓我去找?你們珠朗酒店不是揹著我乾什麼人口買賣的生意吧?我警告你們,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五分鐘內我要見到人!”

服務員正難辦呢,於嫻嫻從外麵進來:“可以。”

秦司翰:“所以人呢?”

於嫻嫻:“我不是說可以把艾小姐給您送來,而是說您要報警可以。”

她讓開位置,威風赫赫的林隊從後麵進來。

接著,更多警員魚貫而入,幾下就把秦司翰銬上了。

秦司翰罵罵咧咧的聲音成為背景音,在走廊上越飄越遠直到消失。

林隊哭笑不得:“於經理,有時候我真懷疑你這頂層的總統套房是被詛咒……哦不,是被祝福了,重案犯全來自投羅網,這些還都是名人。每辦掉一個大案,我們警隊的威信就會倍增,轄區的治安水平直線升高……”

於嫻嫻尷尬而不失禮貌地聽著,生怕林隊問起什麼敏感的話題,自己不好回答。

巧合太多,就像被精心設計過一樣。於嫻嫻雖然冇有主導這一切,但她開了“天眼”看透劇情的事,也不好隨意透露。

誰知林隊話鋒一轉,說:“所以我們警隊打算送你一麵光榮市民的錦旗。”

於嫻嫻:“啊?”

林隊:“再說上次貴酒店捐贈了那麼多警用設備,我們不表示表示說不過去。你也不要拒絕,都是領導的意思。”

於嫻嫻:“林隊,送錦旗太大張旗鼓了,酒店頻頻出事,我們還是想低調些。”

林隊:“我知道你意思。本來我們局長說親自送錦旗過來還要請記者,我給勸住了。但是局長非要當麵感謝你,所以我想問問你明天有冇有空,到我們所裡去坐坐,喝杯茶。”

於嫻嫻:“啊這……”

林隊長膚色黝黑,臉上佈滿了曆經大案的滄桑,此刻卻努力撲閃著自己的眼睛,顯得既真誠又無辜。

還有點可愛。

於嫻嫻忍俊不禁,噗嗤笑出了聲:“行吧,那我恭敬不如從命了。”

“得嘞,”林隊也咧嘴笑,拍手道,“那你再約上龍總,明天下午三點所裡見!”

於嫻嫻:“啊?還要請龍總?”

“那當然。”

“不是我拒絕,主要是龍總今天聯絡不上,也許去哪國出差了之類的……再說他是大領導,我可不敢保證能把他請到場。”

林隊又笑:“你請的他肯定會到。我還要忙,先走了。”

於嫻嫻:“哎林隊?”

不等她再多說什麼,林隊已經衝她揮揮手,大步流星地離開了。

於嫻嫻:“……”默默拿起手機,看著撥出去的未接電話陷入沉思。

此時一千公裡外,某會場。

夏誌:“龍總?龍總?”

非要助理安排臨時出差,結果到場後一直在走神的龍卿:“……啊?”

夏誌:“龍總,要不會議中場休息一下,去用個晚餐?”

龍卿:“唔,好。”

夏誌鬆一口氣,趕緊解散了會議。

陸虎慢了半步跟在夏誌後麵,悄咪咪地問:“龍總這是怎麼了?”

夏誌:“……”那白天在酒店龍總耍流氓很可能被於經理給揍了的事我能告訴你?

夏·守口如瓶·誌:“不清楚。”

陸虎:“我能不能開手機啊?外麵好多安保的事需要安排。”

夏誌想了想:“龍總的安全是第一位,你開吧。但是!佈置完事情馬上關機聽到冇?”

“好,我有數。”陸虎連忙開機打電話,把外麵的事一項一項佈置起來。

這時候,突然有個電話打進來。

陸虎手一哆嗦:“夏誌夏誌!於經理的電話!接不接?”

夏誌:“不接!”

陸虎立刻掛斷。

下一秒,微信自動咻咻咻彈出訊息——

於嫻嫻:龍總和夏助理怎麼都不接電話?

於嫻嫻:你怎麼也不接?你們有秘密工作嗎?

於嫻嫻:林隊請龍總明天去警隊一趟。

看到最後一條訊息的夏誌:“!!陸虎!立刻關機!!”

腦補劇情的夏誌:完了完了龍總耍流氓被揍了,於經理還報警了!!

難怪龍總要連夜逃跑[驚恐臉.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