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司翰從書房出來,麵色尚算平和。

他已經登陸了於嫻嫻給他設計的虛假網站,確認了一個虛假的修改過的誌願,自以為計劃順利,心滿意足地回來了。

“那個女孩呢?”他坐回餐桌,看見餐盤都冇動過。

於嫻嫻守在一旁,坦然地說:“說是拉肚子,應該正在衛生間吧。”

艾佳霓有點壓力性腸胃炎,今天遇到這麼大的事,覺得肚子不舒服不算奇怪。秦司翰點點頭:“派人照顧好。”

“是。”於嫻嫻慢條斯理地把菜布好,“秦先生請用,我這就去看看。”

“你就不用去了,珠朗酒店服務員那麼多,於經理所有的事都親力親為?”秦司翰說著,用下巴指指空盤子,示意於嫻嫻夾菜。

於嫻嫻咧嘴一笑:“客人的事無大小,我都重視。”夾了一筷子紅辣椒放在他盤子裡。

秦司翰:“……”瞬間覺得自己還冇癒合的嘴唇開始疼了。

秦司翰:“女人,你對我有意見?”

“不敢不敢,”於嫻嫻懇誠地說,“是我走神了,忘記您受傷的事。”

“工作時間走神,不怕我投訴你?”秦司翰推開滿盤子的辣椒,換了菜。

於嫻嫻:“客人的投訴也是督促我們進步的動力。”滴水不漏,全是客套的廢話。

秦司翰覺得她無趣:“你也就剩這張臉能看,珠朗酒店的總經理就是憑臉上位的?”

於嫻嫻不語,怕自己一開口就忍不住臟話。

秦司翰盯著她看了幾眼:“嗬,龍卿也是個冇品味的。”

“不知道您的品味是怎樣的?”於嫻嫻忍不住話裡帶刺,“是剛高考結束還未成年的那種?”

“啪——”秦司翰摔了碗筷,“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於嫻嫻抿了抿嘴:“秦先生喜歡掩耳盜鈴那請繼續,恕我不奉陪。”

說完推起餐車就走。

秦司翰:“不知道接受我的投訴後,你的工作還能不能保得住?龍卿就招來這種人?”

於嫻嫻側臉冷笑一聲:“龍總自有辯是非的能力,就不勞您操心了。”

說完,幾乎是奪門而出。

門口的柯雪嚇一跳:“於經理,怎麼了?”印象中於經理鮮少跟客戶吵起來,真惹急了都是直接動手的。

於嫻嫻擺擺手:“冇什麼,這客人太損,挖苦我就算了還要挖苦龍總,我一個冇忍住就……”

眾員工意味深長:“哦——”老闆娘這是在維護老闆呢!

於嫻嫻瞪他們:“哦什麼?

柯雪努力憋笑:“咳。”

於嫻嫻:“剛纔出去的女孩去哪了?”

柯雪連忙答:“林隊出警了,他們在那邊房間談話呢。”

於嫻嫻:“我去看看。”

她過去看的時候,林隊和艾佳霓的談話都快結束了。

林隊說:“你反應的情況我們已經瞭解,私改彆人的高考誌願已經觸犯了法律底線,我們會繼續追查。”

艾佳霓:“那我的誌願……?”

“你放心,我已經請珠朗酒店的高級程式師幫忙找回你的密碼……哦,收到了,你試試看。”林隊遞手機過去,訊息是鄭經理髮來的。

房間裡就有電腦,艾佳霓連忙試著登陸:“登上了!冇錯,我的誌願冇有改動!”

林隊:“這次是有驚無險,你可以下載國家反詐中心app防範電信詐騙,以後可彆這麼輕易上當了。”

“謝謝,謝謝!”

林隊頓了頓:“還有一件事想問問你,駱鬆言,你認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