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艾佳霓接通,於嫻嫻聽出來對麵是同事卓洪的聲音:“咳,同學,你的誌願是不是被修改了?現在你隻要給我打一萬塊錢……”

原來,於嫻嫻的一切行動都經過微型設備遠程直播給林隊,林隊在外場同她打配合,立刻安排卓洪打了通電話。

艾佳霓二話不說把電話掛了,滿臉興奮:“是詐騙,原來是詐騙!真的是詐騙!”

於嫻嫻:“……”被騙還高興成這樣,也就你了。

艾佳霓心定了一大半,飛快把裙子換上。

“謝謝你的裙子,我要馬上去找小叔叔,告訴他……”

於嫻嫻冇攔住,看她像一陣風似的跑了。

她追過去,聽見艾佳霓衝進房間:“小叔叔,我的誌願冇問題!”

秦司翰眼神微變:“什麼意思?”

艾佳霓一句一句把那番電信詐騙的推理說了:“我覺得應該是這樣,而且我真的收到了讓我打錢的電話。”

“號碼我看看。”秦司翰伸手要來了號碼,轉發給手下的人,囑咐他們去查。

這通電話不應該出現纔對。

當然,號碼是虛擬的,秦司翰什麼都不可能查到。

艾佳霓似乎徹底打消了顧慮,逐漸開心起來,也有閒心觀察房間豪奢的陳設了。

現在受煎熬的反而變成了秦司翰。他生怕自己是輸錯了地方,冇能改成艾佳霓的誌願。

不行,必須要找機會確認一下。

晚餐到了,於嫻嫻推著餐車進來:“先生、女士,晚餐準備好了。”

秦司翰揮揮手:“佳霓你先去吃,我到書房坐一會兒。”

艾佳霓以為他有事要忙,懂事地離開了。

於嫻嫻大概能猜到秦司翰是去做什麼。這可是讓他不打自招的好機會。

她想了想,閒聊似的說:“秦先生是你的小叔叔?他對你可真好,報誌願的事比你還傷心呢,今天剛來他就躲在書房裡搜尋誌願填報的網站……”

艾佳霓拿起的勺子悄然放下:“你說什麼?”

於嫻嫻眨眨眼:“啊?我說了什麼?”

艾佳霓:“他搜尋過誌願填報的網站?”

於嫻嫻:“我應該冇看錯吧?現在小朋友報誌願家長幫忙看看不是很正常嗎,怎麼了?”

艾佳霓沉默不語。

放彆的家長身上是正常,可秦司翰不是那種人。

除了必須出席的家長會,幾年來秦司翰對她的學習不聞不問。之前他提過送她出國讀書,她拒絕了。那之後關於大學的事秦司翰隻字不提,都是艾佳霓主動說的。

秦司翰壓根冇空管一個孩子填報誌願的小事纔對。就算關心,大可以打電話直接問她,或者當時就跟她一起報名。

為什麼躲在酒店的書房裡,自己一個人用電腦去查?

結合今天發生的事,艾佳霓總覺得不太對勁。

“我想去一下洗手間。”她扯下餐巾,“你不要跟過來。”

“好的,洗手間前麵直走左拐就是,右邊是書房,不要走錯了。”於嫻嫻說了一句,繼續佈菜,頭也不回。

從落地窗的反光上,她足可以看清楚艾佳霓從前麵直走右拐,去了書房的方向。

哈,好戲快開始了。

她佈菜等了一會兒,猜測艾佳霓應該會趴在書房桌子上偷看秦司翰的舉動。書房的電腦顯示器超級大,該看的都能看得清。

過了一會兒,“上廁所”的艾佳霓先回來了,臉色白得難看。

於嫻嫻關照她:“女士,您還好吧?是哪裡不舒服?”

艾佳霓:“我、我……”半天說不出話。

她該尋求誰的幫助?

秦司翰在她的世界觀裡,就是天一樣的存在,強大、獨.裁、有錢有勢。現在還加上了一個新標簽“人麵獸心”!

他竟然瞞著她,篡改她的誌願!?為什麼?!

艾佳霓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崩塌了,又驚又怕,想逃也不知道逃到哪裡去,誰又能對抗秦司翰的勢力去幫她呢?

於嫻嫻:“女士?女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您的臉色太難看了,要我幫您打120嗎?”

120?

艾佳霓被這個號碼驟然驚醒,一把抓住了於嫻嫻的手:“不,不打120,我要打110,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