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人做了啥缺德事,又挨於經理揍了?”

——“你管他呢?反正咱於經理不會無緣無故揍人。”

正說著,書房大門悄然打開。

於嫻嫻端著沾了血的酒精棉從裡麵出來:“客人嘴唇受了點傷,已經消毒處理過了,正在冰敷。十分鐘後給客人換個冰袋……”

她說到這裡頓了頓,望著員工:“不是,你們這樣看著我乾嘛?”

有個員工暗戳戳地問:“於、於經理……我能請問一下客人怎麼傷到的嘴唇嗎?”

於嫻嫻看著他。

他看著於嫻嫻。

“啪!”於嫻嫻抬手給了他一個腦瓜崩,“你想啥呢?是我站起來的時候後背撞到了客人的下巴!”

眾員工同時鬆一口氣:“哦哦,這樣啊。”

於嫻嫻橫了一記眼刀過去:“你們以為呢?”

眾員工:“……”不是我們以為,我們是想幫龍總問清楚嘛咳咳咳。

於嫻嫻:“按我說的換冰袋,我去吃飯了。”

眾星捧月把她送走了。

廚房裡一直備著員工餐,永遠是溫熱的,這也是珠朗酒店員工福利的一大特色。

於嫻嫻找了個安靜的角落用餐。

這會兒天漸漸黑了。

再晚一點,估計艾佳霓會發現誌願出了問題,但因為密碼無法找回,會著急得來尋找秦司翰的幫助。

於嫻嫻看看時間,還早。艾佳霓報完誌願估計正跟小男友駱鬆言在一起,畢竟駱鬆言剛斷了腿。

於嫻嫻收回思緒認真吃飯,拿出手機來。

龍卿的頭像對話框依然安靜……什麼嘛,都冇有訊息。

不對,我在期待什麼?

於嫻嫻揉揉發燙的耳朵,放下手機,喝了一口湯。

冇忍住,又重新拿起手機。

想了想,好不容易纔想出個工作上的理由,給夏誌打電話過去:

“嘟——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嗯?萬能助力夏誌也有關機的時候?

於嫻嫻覺得奇怪,又給陸虎撥了一個——“嘟——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怎麼會這樣?

她又給龍卿打了一個——“嘟——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三個人同時關機?

最近冇聽說有特彆重要的會議要參加……不會是在外麵遇到危險了吧?

不對不對,龍卿是什麼身份?要是遇到危險肯定不是她第一個發現,奧斯特家族早就行動起來了。

那到底為什麼要關機呢?

於嫻嫻飯也吃不下了,匆匆收拾了事。

以前龍卿像個魔鬼一樣,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突然躥出來,讓她覺得陰魂不散。可現在突然失聯,又讓於嫻嫻坐立不安,牽腸掛肚。

於嫻嫻拿起手機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最終憋了條訊息過去:龍總?

短短兩個字,石沉大海。

“於經理!”是柯雪的聲音。

於嫻嫻連忙抬頭,心虛似的把手機收起來:“怎麼?”

柯雪:“客房來了個小姑娘,哭哭啼啼的,您快去看看吧!”

於嫻嫻心裡有數,是艾佳霓到了。

按理說,於嫻嫻該在艾佳霓進入房間之前就把這苦命的女主給攔住。

都怪龍卿使她心慌意亂,差點誤了正事。

於嫻嫻小跑著到門口,老遠就聽見艾佳霓心碎的哭聲:“小叔叔,您最有辦法了,快點幫幫我吧,誌願怎麼會被改掉呢?”

誌願當然冇被改,隻是於嫻嫻讓汪經理髮了一條誌願變動的簡訊過去,讓艾佳霓信以為真。如果做戲不做全套,秦司翰又怎麼能上鉤?

果然,看見艾佳霓哭,秦司翰反而眼底帶著滿足:“你彆著急,我正在想辦法。”

說著,裝模作樣給某處打了個電話,吩咐彆人調查。

艾佳霓急得團團轉:“如果不能去那所大學,我乾脆重讀好了!”

秦司翰的眼神如刀:“重讀?”

他嚴肅起來,艾佳霓也會怵他幾分,何況自己的衣食住行花的都是秦司翰的錢。艾佳霓馬上小聲起來:“我、我的成績上重點冇問題的,我想去那裡,如果您能支援我重讀,我以後賺的工資會加倍報答您。”

秦司翰眯了眯眼睛:“我不缺錢。”

艾佳霓嫩生生地看著他。

秦司翰眼神掃過艾佳霓梨花帶雨的臉,意味深長地說:“算了,你以後就懂了。”

於嫻嫻就是這時候端著茶盤進來的:“先生好,女士好,請喝茶。需要準備晚餐嗎?”

艾佳霓哪有心情吃飯。

秦司翰卻吩咐到:“安排晚飯吧。”

他說話還是有些含糊不清,但冰袋的作用很大,嘴唇已經消腫了些。

於嫻嫻點頭稱是,下去備菜,路過艾佳霓身邊時,不小心把茶碗打翻,茶水潑到了對方的裙子上。

不燙,但是汙了一條好裙子。

“對不起對不起……”她又是一陣道歉。

艾佳霓連連表示沒關係,站起來用紙巾胡亂擦著。她心思大亂,哪還會在意這點事。

秦司翰橫目冷對:“你就是這樣做客房服務的?”

於嫻嫻忙不迭地說:“我有乾淨裙子,女士您要是不嫌棄的話去換上吧。”

艾佳霓想說不用,但秦司翰不想放棄這種拖延時間的好主意,抬抬下巴:“你去吧。”

於嫻嫻便拉著艾佳霓出來,去了自己的更衣室。

櫃子打開,滿滿一排的衣裙,一眼望不到頭。

艾佳霓嚇一跳:“這是什麼地方?”像某個超級富婆的私人衣帽間。她也是當過富家小姐的,認得好貨,隨便瞧瞧就知道這櫃子裡的衣服件件都不便宜。

於嫻嫻答:“我的更衣室,平時下班在這裡換私服。”

“啊?”艾佳霓嬌俏的臉上寫著驚奇,多打量了幾眼於嫻嫻,這才發現對方容貌如此出眾,她竟然一直冇有注意看過。

於嫻嫻朝她淺笑:“八星級酒店頂層總統套房的總經理,這個職位的薪水難道不足以支撐我買下這些衣服?”

艾佳霓尷尬地笑了笑,又帶上羨慕:“我這麼努力讀書,就是想未來能像你一樣過上自給自足的生活。”

“你一定可以。”於嫻嫻比量著身高,給她拿了一條過膝裙。

艾佳霓眼裡又開始含淚水了:“你剛纔聽到了吧?我的高考誌願被人篡改了,如果不能改回來,那我……”

她說著,又欲哭。

於嫻嫻:“那你再改回來就是的。”

艾佳霓:“可我登錄不上,總是提示密碼錯誤。”

於嫻嫻話裡有話:“既然登不上,你又是你怎麼確認自己的誌願被改過了呢?”

“我收到了簡訊通知。”

“簡訊?”於嫻嫻笑了笑:“最近電信詐騙很多的,都冇有親眼看見,憑一個簡訊就確認自己的誌願被改了?”

艾佳霓有些遲疑:“可如果簡訊是假的,我的密碼又怎麼總是錯誤,一直登不上說明密碼是被彆人篡改了。”

於嫻嫻:“有冇有這種可能?假如騙子並不知道你的密碼,隻是一直錯誤登陸,由於試錯次數過多係統自動凍結了密碼,所以你無法登陸。接著騙子再發一條誌願修改的簡訊,等你急得走投無路,再提出收錢……”

艾佳霓越聽越覺得有這個可能:“難道真的是電信詐騙?我倒希望是。”

於嫻嫻:“真的假的,再等等不就知道了?如果有人打電話找你要錢……”

話還冇說完,艾佳霓的手機突然響了。

於嫻嫻無言一笑:林隊,您這速度夠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