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連連道歉,隱藏著眼底的狡黠,往後退開了。

秦司翰倒吸一口涼氣,鬆開手。下巴處看不出傷痕,但外力導致他剛纔下牙齒碰到了上嘴唇,有鹹腥的味道在口中散開。

於嫻嫻:“呀,您流血了!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就給您請醫生上來!”

秦司翰瞪她一眼,舉手示意:“唔(停)!”他還要搶時間篡改誌願,可冇工夫看什麼醫生。

於嫻嫻:“您可是千金之軀,是我們酒店尊貴的客人,受傷了不看醫生怎麼行?您可不要諱疾忌醫,我這就……”

秦司翰:“停!”他咬牙怒喝一聲,又因為太疼倒吸一口涼氣。

於嫻嫻連忙慫巴巴地停住:“再次向您表示對不起,我寧願受傷的是我自己!秦先生,要不然我去給您拿點藥吧,如果什麼都不做,我會受處分的。”無辜的大眼使勁眨巴眨巴。

秦司翰擰眉,不耐煩地揮揮手。

於嫻嫻:“好的好的,我去去就來。”她小跑著離開了。

秦司翰揉了一下下巴,立刻疼得噙著眼淚。緩了幾秒鐘,才把注意力拉回到電腦上——得趁著那該死的服務員冇來,快點把報誌願的事搞定。

他搜尋框內輸入了報誌願。

接著,電腦閃動了一下,快到幾乎肉眼不可察覺。頁麵跳到了填報誌願的網站,跟他印象中的一模一樣。

他拿出手機,簡訊裡有私家偵探發給他的賬號密碼,依次輸入,確認是艾佳霓的資訊之後,他把簡訊刪除。

接著,翻找了艾佳霓的大學誌願——第一、第二誌願都是那所南方大學?

嗬,你還真是要跟那個小兔崽子遠走高飛?

你做夢!

秦司翰黑著臉,飛快按下修改鍵,把所有的誌願都改成了本城的大學。

確認無誤後,點擊提交。

電腦彈出一個小框:提交成功!請妥善儲存賬號密碼,逾期後誌願不可再修改。

秦司翰看著填報限時的倒計時,過了今晚零點,誌願就永久確認了。距離零點還有幾個小時,他必須要保證萬無一失。

想了想,他點了修改密碼,胡亂打了一串數字上去。這樣即便艾佳霓發覺不對,那她也會因為找不回密碼而錯過時間。

完成。

秦司翰吐出一口氣,又覺得嘴唇麻麻得疼。

他對著電腦螢幕的反光照了照,發現半邊的嘴唇都腫了起來——那女人,力道還真是大!

“秦先生!”於嫻嫻敲門進來。

秦司翰連忙把頁麵關掉。

於嫻嫻上前,見電腦停在wi

dows桌麵,心裡瞭然。她故作不知,驚訝地望著秦司翰的臉:“秦先生您的嘴唇腫起來了,我先給您上藥,再用冰敷您看行嗎?”

秦司翰“唔”了一聲,表示許可。

他大爺似的靠在椅子上不動彈,於嫻嫻隻好端著藥往前湊。

這下,兩個人的距離又拉近了,近到秦司翰可以清晰地觀察到這女人的睫毛——還挺漂亮的嘛……“啊!”

尖銳的疼讓秦司翰慘叫出聲。

他踩著地板借力,電腦椅上的輪子滑動起來,帶著他一下退出幾米遠:“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你往我嘴上塗的什麼)?”

於嫻嫻舉著棉簽:“很疼嗎?這是酒精,您的傷口要消毒啊。”

秦司翰:“……”該死的。

他怒瞪那女人。

於嫻嫻仍舊保持著謙恭的態度:“您可是生意場上叱吒風雲的大人物,還怕這點小疼?不上藥的話會影響您的顏值的!說實話我從冇見過像您這麼英俊的男人,要是您的臉因為我的莽撞破了相,我真是三輩子都自責內疚……”

說著,就又往前湊了湊,舉起手中的酒精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按在了秦司翰的嘴唇上!

秦司翰:“唔——!!!!”

門口員工:“……”經典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