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回到頂層,秩序一切正常。

秦司翰憋著自己的小心思,估計冇空找服務員的麻煩。

柯雪彙報說送了下午茶進去之後,秦司翰就一直在忙自己的,期間打了幾個電話,並無異常。

於嫻嫻看看時間,又問:“現在他在哪?”

柯雪答:“剛纔他問了我電腦在哪裡,現在應該是在書房吧。”

於嫻嫻:“我去看看。”

柯雪:“等一下於經理,客人特意囑咐過不按鈴不讓彆人進的。”

“我隻是看看,不進去。”她說著,慢條斯理地踱步到書房,在門口徘徊了一會兒。

柯雪冇盯著她看,忙著覈對客單,順便還要叮囑晚餐的事,她現在是於嫻嫻手下的得力乾將,可以一個人撐起半邊天。

不知過了多久,於嫻嫻從書房門口走過來,站在窗邊看雪景發呆。

柯雪喚她:“於經理,趁現在不忙要先吃晚餐嗎?”

於嫻嫻搖頭:“我不餓,隻是有點渴,我喝杯咖啡去。”

柯雪卻拉著她到了員工辦公室門口:“於經理,龍總囑咐了讓您多喝熱水,咖啡喝多了不好……”絮絮叨叨的,就把那個超大號的水壺塞到她手裡。

於嫻嫻:“……”

柯雪繼續忙去了。

於嫻嫻抱著這個大水壺,審視著柯雪離開的背影。再看看旁邊值班的員工,對上她的眼神之後都是禮貌地笑笑,盯著水壺看一眼又連忙躲開。

唔。

於嫻嫻終於帶上腦袋去思考,龍卿似乎揹著她做了很多事。

假如龍卿最開始喜歡的就是她,從她第一次聽到龍卿在電話裡跟家人提到女朋友開始,到今天這將近一整年的時光,龍卿可謂步步為營。

週末說想看書,讓她作陪去圖書館;

後來無數次在外麪店鋪的巧遇;

那次過生日他不請自來,害她在室友麵前社死;

莫名其妙送她豪車、續簽工作協議;

……

還有後來的搬家,先是搬到她的公寓隔壁,後來又在龍城一品成了鄰居……

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巧合。

品牌部、公關部放任緋聞到處亂飄,似乎也有了答案。

還有這滿層的手下,其實全都是龍卿的眼線,不厭其煩地盯著她多喝水、多喝水、多喝水,就因為自己體檢報告上那不合格的一項?

於嫻嫻覺得臉又開始發燙了。

她打開水壺喝了幾口,甘甜的溫水把她浮躁的心思抹平了一些。

要正式答應龍卿的告白嗎?

“嗡嗡嗡——”

忽然震動的鈴聲嚇了她一跳。

於嫻嫻連忙回神,是客戶呼叫!

她把水壺放下,一邊往客房的方向小跑,一邊暗惱自己可從未在工作時間這樣走神過,果然愛情什麼的,就是打工人賺錢路上的絆腳石!

於嫻嫻眨眼間就來到書房,守在門口輕聲說:“秦先生好,請問需要什麼?”

說話的時候,她朝書房望去。

秦司翰端正地坐在電腦前,眉間微微蹙著,握著鼠標的手快速點擊,顯得有些急躁:“這就是八星級酒店的網絡?太差勁了,一直連不上!”

“對不起,對不起,我來看看,應該是哪裡出問題了……”於嫻嫻低頭上前,掩下眼底的笑意——她剛纔在書房門口親手把網線拔掉的。

假意上前檢視電腦,實際上是用衣服上的鈕釦攝像機把電腦畫麵全都拍了下來,同步傳到了汪經理那邊。

耳朵裡的無線耳機則傳來汪經理的聲音:“網站做好了。現在你連接我指定的那個網絡,密碼是1234,連通後隻要他搜尋填報誌願,就會自動跳轉到虛擬網絡。”

於嫻嫻默默聽著,按照耳機中的指示飛快操作。

她聚精會神,上半身斜斜地支在電腦桌前,不可避免地就離坐在電腦椅上的秦司翰非常近。

煩躁的秦司翰把目光從電腦上移開,順勢落在女人窈窕的腰肢處——嗬,這女人,的確有勾引全球首富的資本。

他不由自主靠近了些。

於嫻嫻微微眯起眼睛,她從電腦螢幕裡看見秦司翰正拿不太正經的眼光窺視自己。

這種感覺實在太糟糕,但能老實忍下來的就不是她於嫻嫻!

她停下手裡的動作,忽然一個猛烈轉身,同時嘴巴裡甜甜地說著:“可以了,秦先生您看下……啊!對不起對不起!”

隻見秦司翰捂著被她轉身時狠狠撞到的下巴,疼得臉色發青:“唔(你),唔唔(滾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