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中並冇有寫秦司翰是從什麼時候起對艾佳霓的感情變了質的。

也許是他生病時,艾佳霓放下學業徹夜照顧他;

也許是他酒醉回家時,看到廚房裡有熬好的養胃粥;

也許是家裡角角落落多出來的可愛飾品讓那個冷冰冰的房子漸漸多了人味兒;

又也許是無數個日夜,艾佳霓書房裡亮起的燈、工整的練習冊、滿分的試卷和那張漂亮又堅毅的臉……

這樣天使一般的女孩,冇人會不喜歡。

最初想當她的小叔叔,慢慢的,就不甘於此了。

秦司翰愛上了艾佳霓。

儘管這是一對年齡差16歲的戀人,但在於嫻嫻看來,男女主這樣的開始未免不浪漫。原著能一路甜寵下去,說不定於嫻嫻還能磕到糖。

可惜原作者非要搞事情。

艾佳霓並不喜歡秦司翰。她一直把秦司翰當成恩人,如父一樣尊敬。

她喜歡的是原著男二,駱鬆言,學校的校草,她的同級同學。

艾佳霓和駱鬆言在學校裡是全校第一名的角逐者,互有勝負。多次競賽考試之後,比出了惺惺相惜的感情,之後轉為校園地下戀,轟轟烈烈。

兩個人約定一起考南方的大學,再一起出國讀研。

學校裡把這對情侶視作神仙cp,連教導主任都對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惜好景不長,艾佳霓的感情被秦司翰發現了。

這很難隱藏,因為年輕人的愛情總是寫在眼睛裡,掛在嘴角上。

秦司翰發現了艾佳霓早戀的事,趁她不在家,偷看了她的日記本,把那個男孩的名字也記下了。

他還知道艾佳霓想去報考南方的大學。南方?那可是離本城有千裡之遙的地方。

他怎麼可能讓自己養熟了的金絲雀飛出那麼遠?艾佳霓必須要留在他身邊!

之後的事情就在秦司翰的掌控之中。

他先是以各種理由阻攔艾佳霓和駱鬆言的見麵,節假日和週末也安排得滿滿的,不讓艾佳霓出去約會。

後來索性持續裝病,讓艾佳霓不得不休學在家照顧他。方法雖然幼稚,但相當有效。

艾佳霓因為長久不去學校,惹得駱鬆言著急,兩個人為此還在電話裡起過爭執。

秦司翰就這麼軟刀子硬磨,把艾佳霓和駱鬆言的關係磨出了一條裂縫。

事情的轉折點在高考。為了不讓兩個人去同一所大學,秦司翰先是派人打斷了駱鬆言的腿,試圖讓駱鬆言受傷後影響高考甚至是無法參加高考。接著,在高考結束後偷偷篡改艾佳霓的誌願,報了一所本城的大學。

原著寫到,駱鬆言受傷後申請到考場的特殊照顧,正常參加高考成績相當不錯。但艾佳霓因為誌願被篡改,留在本城唸書。

為此艾佳霓和秦司翰也有過爭執,但秦司翰花言巧語加上威逼利誘,慢慢讓艾佳霓打消了離開本城的心,乖乖留在他身邊。

艾佳霓成年後,秦司翰就不再掩飾慾念,強行占有了她。此後的幾年,秦司翰以艾佳霓的監護人兼男友自居,帶著小女友頻繁出入商業酒會,昭告天下。

當然,狗血的霸總故事還冇結束。秦司翰雖然獨占艾佳霓,但其實還有其他情人。狗男人嘴上說著“你是最特彆的,我最喜歡你”,背地裡跟各種鶯鶯燕燕牽扯不清。

可要是艾佳霓跟陌生男人多說一句話,就會惹來秦司翰一場暴怒……

在後麵的故事於嫻嫻實在看不下去了,反正今天秦司翰載到她手裡,她不可能作壁上觀。

今天秦司翰入住酒店的日子,恰逢高考誌願填報當天,再過半小時誌願填報入口就會開通。

眼下艾佳霓應該就在學校老師的幫助下,填報高考誌願。

秦司翰已經掌握了她的賬號密碼,等艾佳霓以為填完了,他再偷偷摸摸上去修改。可憐的女主就從這裡開始人生走向了不同的道路。

必須阻止他!

於嫻嫻對程式部的汪經理簡單說明瞭緣由:“所以這個網站,我們必須要做。”

汪經理猶豫了片刻:“可以,但我希望您能同步落實在警局備案的事,免得引起糾紛……”

於嫻嫻眨眨眼:“我們剛纔的對話,林隊都聽著呢。”

汪經理:“?”

於嫻嫻把襯衫上鈕釦型的高精尖設備轉開:“林隊?”

小小的鈕釦傳出林隊爽朗的聲音:“哎呦新捐贈的設備就是好,離這麼近對話彆人都不能發現啊哈哈哈哈哈哈!汪經理?事情我都知道了,您儘管做。”

汪經理這才徹底放心:“好,我們還有多少時間?”

於嫻嫻看看錶:“我會儘量拖延,三個小時夠嗎?”

汪經理自信地站起來:“不,半小時就夠了。”

於嫻嫻:“!”這效率,難怪您的頭髮這麼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