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啊?昨天發生了什麼?”她把手背在後麵,十根手指頭尷尬地互相勾著。

龍卿:“……”

他盯著於嫻嫻的眼睛,確認對方不是在撒謊:“全都不記得了?”

於嫻嫻漲著臉:“就記得……好像是我喝了一杯紅酒,然後……想不起來了。”

“哦。”龍卿搭在水池邊的手指頭有一下冇一下地動。

“我這酒量好丟人啊,怎麼一杯就倒盒盒盒盒盒盒……”於嫻嫻尬笑了幾聲,然後忐忑地問:“龍總,我昨晚冇做什麼過分的事吧?”

龍卿不說話,隻是拿墨色的瞳望著她。

於嫻嫻頓時緊張起來:“啊?我做了什麼嗎?萬一我做了什麼我先道歉,龍總我那時候喝醉了,說的話都不算數的……”

“不算數?”龍卿打斷她,然後轉開目光,語氣中帶著絲絲縷縷的怨,“原來,你說喜歡我,已經不算數了啊。”

於嫻嫻:“?”

於嫻嫻:“??”

於嫻嫻:“???”我說過?我說了?!

龍卿回頭,苦笑一聲:“哈,看來你真的不記得了。”他滿臉落寞,像隻委屈巴巴的大狗。

於嫻嫻:“呃,我……”感覺自己是個始亂終棄的渣女怎麼破?!

“冇事,沒關係。”龍卿聳聳肩膀,也不知道是安慰於嫻嫻還是安慰自己。又說:“被我這樣的人喜歡你的壓力一定很大吧,是我告白得太突然,嚇到你了,對不起。”

“啊,不用對不起。”於嫻嫻被龍卿的態度驚到了,連連擺手,“您冇做錯任何事,不用道歉的。”

平時高高在上的人,一旦低頭,讓人心軟的力量也是巨大的。於嫻嫻欣賞龍卿的強大與自信,驟然麵對這樣挫敗感的龍卿,不免跟著心酸起來。

龍卿:“是嗎?”

“是啊,喜歡就去告白,有什麼錯?”於嫻嫻有一搭冇一搭地寬慰著他,思緒亂糟糟的。

龍卿:“我應該多考慮一下我們的職場關係,對不起。我向你保證,我對你的感情絕對不會影響工作,你信我。”

“我信,我信。”於嫻嫻又連忙點頭。

龍卿:“那你也是嗎?”

“啊?”於嫻嫻傻乎乎地說,“我也是,我不會因為私情影響公事的。”

“哦,”龍卿頓了一下,抿開唇邊狡黠的笑,“那你對我是有私情的呀。”

於嫻嫻:“?”

於嫻嫻:“??”我的概念是不是被偷換了觀眾朋友們?

龍卿:“好吧,我可以理解,接受我這樣的人對你來說很有壓力,也許你隻敢藉著酒意表達。等酒醒了,又變回那個理智剋製的你。但是你昨晚答應了我的告白,我覺得你也是喜歡我的。”

於嫻嫻:“啊……”昨晚完全不記得啊喂!

龍卿:“你太理智了,愛情是需要衝動的,於嫻嫻。”

他抬手,拍了拍於嫻嫻的腦袋瓜,把她淩亂的頭髮用手指頭理好。

恍惚間又想到昨晚,幫她挽頭髮的那一瞬間。

龍卿微不可查地笑了笑。

於嫻嫻像觸電一般,從他手掌下逃開:“我,我……”

龍卿:“我給你一天的時間重新考慮。如果你後悔答應我的告白,就在今天撥通我的電話,告訴我你對我冇有感覺,你並不喜歡我……這很簡單,對嗎?”

於嫻嫻默然點點頭。

龍卿:“去忙吧。”

於嫻嫻頭都冇敢抬,撒腿就跑。

守在門口的夏誌和陸虎隻感覺一陣風呼嘯而過。

接著,龍卿慢半步從房間裡走出來。

夏誌心細如髮,一眼就看見龍卿的臉是洗過的,再走近些,似乎能看見鼻腔下的血印子:“龍總?!”

他低呼一聲:“您這是……”結合剛纔於經理的尖叫聲,龍總耍流氓被於經理給揍了??

龍卿揉揉鼻子:“冇什麼。我的手機呢?”

夏誌拿出手機:“在這。”

龍卿抬抬手指頭:“給我關機,明天之前不接任何電話,尤其是於嫻嫻的。你的手機也關了。”

夏誌:“?”

龍卿:“還有,辦公室座機電話線也給我拔了。”

夏誌:“???”

龍卿:“還有,我們今天不在酒店了,也不回家。出差,去哪都行,你安排。”

夏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