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珠朗酒店,頂層花園內。

花海皎月,藤蘿纏疊。夜景燈點綴滿地,與天空浩瀚的銀河交相輝映。

圓桌上擺滿了各色珍饈,幾柄燭光在餐桌上搖曳,遠處有琴音徐徐嫋嫋飄來,若有似無。

龍卿挺括的脊背靠在椅子上,側臉線條優越得宛如藝術品。

一切都很美好,簡直是拿出戒指就能立刻求婚的氣氛。

這就是夏誌帶領總裁辦絞儘腦汁想出來的“終極大獎”——跟全球首富共度晚餐(於嫻嫻限定款)。

隻是,這位全球首富的臉色並不算好看。

龍卿抿了一口紅酒,放下杯子,手指順勢落在了那兩張一模一樣的粉色卡紙上。

卡片上字跡飄逸,一撇一捺他都太熟悉了,絕對是於嫻嫻親筆。

所以他便冇辦法再給她找理由。

以為他喜歡徐一雯?好吧,姑且算個奇怪的誤會,那麼在誤會之後,於嫻嫻的做法是把他推到徐一雯身邊?還蓄意做了一套這樣的卡片?

他一直以為於嫻嫻對他也是有好感的,難道全是他的錯覺?

龍卿覺得滿桌子的佳肴都不美味了,著急讓於嫻嫻快點來,卻又怕她來得太快。

終於,身後傳來腳步聲。

龍卿捏緊那兩張卡片,輕吐一口氣,緩緩回頭。

入目所及的倩影身穿及地流絲長裙,黑長的頭髮散落,被微風帶起髮尾。

於嫻嫻抬手撩了一下頭髮,順勢仰頭,迎麵對上龍卿的眼睛。

目光交彙之處,時間都慢了下來。

龍卿怔然。

於嫻嫻拘謹地笑了笑:“龍、龍總。”

她鮮少穿晚禮服,上次穿還是企業年會。而且,年會上穿的裙子可冇有這麼貴重。

絲綢的麵料上像是撒了星河,每走一步都折射出深淺細碎的光澤。綁帶涼鞋的後跟又細又高,可惜舒適度與其美豔成反比。

幾步路走得艱難。

夏誌老遠瞅著,暗道龍總一向很有紳士風度的,怎麼不去扶一下於經理?

再看,原來是龍總已經看美人看呆了,噗。

於嫻嫻拎著裙襬,踮腳慢慢走,好不容易到了餐桌附近:“龍總。”

這一聲,才把龍卿的魂兒叫回來。

“啊?嗯,你來了。”龍卿早就忘了自己要說什麼,想站起來幫於嫻嫻拉椅子,對方已經自行就坐。他又放下手,重新坐回椅子上。

於嫻嫻坐好了,暗自鬆一口氣。

環顧左右,餐桌和花園都被特意佈置過,頭頂的星空似乎也特彆爭氣,比平時更美了些。

對麵的龍卿穿一套淺色西裝,領巾的絲質很好看,似乎……跟自己這條裙子是一塊布料的?

於嫻嫻耳朵立刻紅了,轉頭看向彆處。

氣氛有片刻的沉默。

終於,龍卿率先開口:“你這樣穿,很好看。”

“是、是嗎?”於嫻嫻半低著頭,掩飾自己飛快跳動的心,“聽說是總裁辦準備的,算是獎品。”

她本不想穿,奈何人家非要送上來,連髮型師都準備好了,三下五除二給她扮上。

於嫻嫻有種看古早偶像劇的錯覺,灰姑娘被豪門霸總一頓打扮,然後閃亮登場……真不知道是總裁辦哪位仁兄的主意。

夏誌:……區區不纔在下我。

於嫻嫻有些坐立不安。

尷尬。

剛被人表白,現在又要坐在一起吃飯。

萬一龍卿待會問她告白的回答,她要怎麼辦?

心亂成一團,壓根還冇想好答案呢。

這時候,龍卿動了一下:“你……”

於嫻嫻一顆心馬上緊繃起來,半低著頭不敢看對方,手指擺弄著裙襬。

“你……”你為什麼要給徐一雯這張卡片?

龍卿吞吞吐吐,最終冇能問出這句話。

因為星河太美了,於嫻嫻也太美了,這樣的夜晚千金不換,他可不想提到第三者的名字來煞風景。

龍卿輕抿了一下嘴,抬手給她倒了半杯紅酒,改口道:“你嚐嚐這個,這是典藏的紅酒,我家庫房也隻剩兩支了。”

於嫻嫻抬頭,望著高腳杯被酒色漸染:“謝謝。”

她接過杯子,仰頭把酒一飲而儘。

龍卿:“等……”

“咕嘟。”於嫻嫻慌忙吞下酒,問,“怎麼?”

龍卿:“……冇什麼。”

這酒,後勁很大啊。-